萌萌塔塔

【赵祁高考联文】 天津卷

重读长辈的一部书,好吧我也不知道这是糖还是刀。答应的神秘之书奉上。

“老爸啊!当年我的毕业照你知道放哪了吗?”突发奇想想回忆一下过去,但是找不到了,准是老爸不知道给收到哪里去了。

我的老爸叫赵东来,前汉东省公安厅厅长,前前京州市市局局长。

“你自己在书房找找吧!我老糊涂了,也不知道放哪了,好好的,你找那东西干嘛?”老爸的声音含含糊糊的从厨房传来。
“没事儿那您先忙吧!我自己去翻翻。”

书房的陈设十分简单,也就一个大书柜,一个书桌,还有个小沙发,书柜最上面一排是一堆政法专业书籍,然后中间是老爸喜欢的诗集,小说,还有四大名著什么的,最下面一排是自己的书,好吧,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那些东野圭吾什么的简直和老爸的文化底蕴没法比。

再下面的柜子里,仔细想想也没有好好翻过,也不知道会有什么老古董,自己的毕业照八成就在里面了。蹲下身子,打开了柜子门,没有想象中的尘土飞扬,反而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弄的我都不太好意思翻了,不过既然老爸允许了,柜子都打开了哪有放弃的道理?

果然要找的东西就在里面,但是柜子再深处还有一个破纸箱子,有一种厚重的历史感,难道老爸背着我藏了什么宝贝?奇怪的预感涌上来,伸去拿箱子的手也有点颤抖了,掀开盖子,里面却只有两样东西,一本书和一把枪。书本白色的封面已经有点泛黄,看样子有些年头了,难不成是老爸当年看的什么见不得人的小黄书?不行不行,编排老爸是不道德的行为。收起脑海里的奇奇怪怪的想法,拿起了书本,天局两个字浮现在眼前,苍劲有力的毛笔字写在书皮上。

爸爸有很多书我知道,爸爸很喜欢看书我也知道,但是,这本,为什么要藏起来呢?

“你看什么?浑沌干啥?”
教师答:“下棋。”
“深山旷野与谁下棋?”
教师沉默不语,良久,沉甸甸道出一字:“天!”

俗人浅见,喳喳追问:“赢了还是输了?”

教师细细数目,数到右下角,见到那个决定胜负的劫。浑沌长跪于地,充当一枚黑子,恰恰劫胜。教师崇敬浑沌精神,激情澎湃。他双手握拳冲天高举,喊得山野震荡,林木悚然-----

“胜天半子!”

“胜天半子....”
“叨咕什么呢?魔怔了?”看得太入迷,竟然没有听到爸爸过来了。
但是老爸在瞥到我手里的天局,神色却突然一变。“谁让你动这个的?”老爸扑过来,抢走了我手里的天局,小心翼翼的摸索了下封面,想要放回箱子的手却突然停了下来,索性跟我并排着坐了下来,“唉,你也大了,有些事情,也不能在瞒着你了....”

突然有那么一刻,看着老爸鬓角的白发,和微闭着眼却依旧抵挡不住的悲伤神情,鼻头也有点酸。看着爸爸摸了摸天局那两个字,“他最爱的书,刚才你读的是他最爱的文章,他追逐了一辈子,也不知道他是想追什么,名利?金钱?最后的最后,也想着和浑沌一样,以生命为棋,胜天半子,可是没想到....... 盒子里的那把枪,就是当年他自杀用的枪....枪口还沾着他的血..... ”

“其实啊....我早就喜欢他了.... 要是当年,我拉他一把就好了....”

老爸断断续续的说着,我却忍不住早已泪流满面。

卧室里咿咿呀呀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扶着老爸起身,朝卧室走去,床上的人醒了,弯起眼睛看着我们笑嘻嘻的露出一排牙齿。

其实祁叔叔当年没死,但是子弹还是伤到了脑子,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医生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忘了以前的一切,智力也只是幼儿水平。可是爸爸不信啊,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就成了这副样子?
“他不会想要这样的.... 他要是可以选择,他一定不会这样活着的...”最开始的几天,爸爸总是在重复念叨着这几句话。老爸甚至想要去拔掉他的呼吸器,但是祁叔叔醒来之后澄澈的眼神,天真的笑脸,让爸爸断了这个念想。

“他这也算是重生了吧?既然老天爷给他这个忘记一切重新再来的机会,我为什么不陪着他一起来呢。”爸爸说着。

我总觉得呀,其实他还是有些记忆的,比如闹腾的时候给他把仿真的玩具枪玩就会乖乖安静下来,再比如自从给他念过一次天局之后,其他的故事都不愿意听了。

哦,忘记说,其实我还有个爸爸,他的名字叫祁同伟,我不管他以前什么样,反正在我心里他永远是个胜天半子的大英雄。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