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春暖花开(番外四)

看了许大叔的非常静距离,我的恶趣味又挡不住了,这个人太好看了..... 觉得祁同伟的性格真的容易偏执到抑郁症...于是有了这篇.... 厅长真的太让人心疼了,不管,我要让厅长幸福,不仅赵东来宠他,整个汉东都得宠他,然后我就让抑郁症花花成了团宠,逻辑已死,大家轻拍。@车邻 来看来看!答应你的抑郁症花

正逢多事之秋。
京州市里出了事,李达康亲自去现场调解,赵东来担心他的安危带着市局的人跟随在他左右。李达康忙起来什么都忘了这在汉东是无人不知,三天下来问题是解决了,李达康也累倒了。祁同伟知道问题解决之后知道赵东来这几天忙坏了,打算去现场接赵东来回家,结果看到的就是赵东来扶着面如土色晕过去不省人事的李达康,半抱着把人塞进了自己的车里,脸上难掩焦急的神色。祁同伟突然愣住了,生生停住了脚步,他亲眼看到了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

祁同伟其实一直都很不安,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赵东来人一身正气,又懂浪漫,家境又好。可是自己呢,一乡下来的穷小子,一步步走到今天,他其实很讨厌被叫做“凤凰男”,听着像是夸赞,但是到了祁同伟这里听起来就像是在嘲讽他穷苦的家境。他一直都隐隐觉得自己配不上赵东来,但是赵东来还觉得自己答应了他让他捡了个大便宜。接受着赵东来对他的好越多,祁同伟反而感觉到越发的不安。特别是看着赵东来顶着腰伤晚上还给自己精心做饭,就是为了照顾自己脆弱的胃。

没遇到赵东来之前,自己的前半生似乎就是为了死而活着,自愿进危险性极大的缉毒队身中三颗子弹,伤还没好就接着开始工作,身体一天比一天差。然后遇到了赵东来,高冷的眉眼带着温柔的笑跟他说:“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祁同伟轻易就醉倒在他温柔的光环下。在一起之后,也是赵东来照顾他得多,这也让他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直到赵东来受了腰伤,他才感觉到自己开始弥补这些年对他的亏欠。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亏欠,大概是打心底里替赵东来不值吧。

其实赵东来不是没看到祁同伟,但是李达康情况危急,心脏病复发,毕竟人命关天。一路警笛把人送到医院,给沙书记打了电话,给沙书记交代了下情况,看着李达康脱离了危险,这才驱车赶紧往家里赶去。

祁同伟已经做好了晚饭,看着赵东来回来也没有说什么。“你吃过了吗?”赵东来看他脸色有点不对。
“我吃过了。”
“要不再陪我吃点?”赵东来感觉到了祁同伟情绪的不对劲。因为没有想象中期待的嘘寒问暖。
“不了,吃多了不舒服。”
赵东来没再搭话,开始回想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了。思来想去,想到了下午看到的祁同伟身影。有些奇怪的开口,“诶,厅长,今天下午你去找我了?”
“啊,本来想接你回来。”
“那你怎么又走了?”赵东来吃着东西含含糊糊的问着。
祁同伟看赵东来无辜的样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讽刺道:“这不看你和达康书记卿卿我我,我也不大好去打扰嘛。”
赵东来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放下筷子,语气也有点冲,“什么卿卿我我,你想什么呢,达康书记心脏病复发,人差点过去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情况有多危险! 你这吃的哪门子醋?再说达康书记还有沙书记呢,有我什么事。”

祁同伟吃醋,赵东来还是很开心的,但是今天这情况让他实在开心不起来了,事情刚刚勉强解决,达康书记又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本想着回来能和祁同伟好好的谈论谈论自己心里的烦闷,没想到祁同伟从一回来就给他冷着个脸,赵东来今天实在是无力应付。

“我...”祁同伟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又收了话头,“对不起。”低低的回答。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没了前些日子的温存,冷冷清清谁也没有再和谁说话。赵东来这几天真的是累坏了,其实他听到祁同伟那低低的道歉声有些心疼,可身心俱疲的赵东来刚挨着枕头就睡着了,听着赵东来轻微的鼾声,祁同伟彻底失眠了。翻来覆去,又不敢动作太大,怕吵醒了赵东来。深夜的宁静让他的思绪乱起来了,并不是因为吃醋,他承认在看到赵东来抱着达康书记的时候他是吃醋了,但是后来他其实是在气自己,与赵东来在一起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不安在达康书记这个导火索引导下一下子点燃了,达康书记可以肆无忌惮的怼人,可自己呢,只能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祁同伟数羊深呼吸各种方法都试遍了,可困意一点都没来反而越来越清醒。心里也从睡不着的烦躁变得平静下来,盯着窗帘就这么欣赏了一出朦胧版的日出。好不容易挨到六点,祁同伟实在躺不住了,翻身起了床,做好了早饭,等着赵东来起来。

“厅长,今天起这么早啊。”赵东来打着哈欠说着。
“知道你累坏了,这不是让你多睡会儿吗”祁同伟扯了扯嘴角。
赵东来拥住祁同伟,吻了吻他的耳垂,“有了你真是我最大的福气。”
祁同伟身子却突然一僵,脸红的推开了赵东来。赵东来只当他的害羞也没多想。

“福气吗? 就自己这个样子怎么会是他的福气......”祁同伟右手盛起一勺粥,却没有动,盯着粥碗开始发呆。
“嘿!想什么呢?”赵东来看着目光呆滞的祁同伟,好笑的打断他。却被祁同伟抬起头来通红的眼睛吓了一大跳。“怎么了?眼睛怎么这么红?生病了?”
“没有没有,昨晚没睡好。”岂止没睡好,是根本没睡好嘛.... 但是祁同伟不敢跟赵东来说,他怕赵东来担心。赵东来越担心,自己心里就越是不舒服。
“还生气呢?昨天晚上是我不对,说话太冲了,我检讨,请祁厅长责罚。”赵东来抱拳对着祁同伟说着,想逗闷闷不乐的祁同伟开心一下。看着祁同伟无精打采的样子心疼坏了,对自己昨天晚上的行为后悔死了。
祁同伟也只是咧了咧嘴角苦笑一下敷衍过去了。这天开会的时候祁同伟也是频频走神,看的侯亮平和陈海一脸懵逼。

祁同伟的失眠越来越严重,好不容易睡着了,赵东来翻个身他都能醒,醒来之后就是死活都睡不着了。祁同伟心态越来越差,常常一点小事就让他心里难过的不行,比如赵东来不小心踩到了他的鞋子,他就以为赵东来是嫌弃他,看不起他。气色也越来越不好,赵东来着急,但是不管他怎么问祁同伟总是说没事没事。看着祁同伟越来越消瘦,黑眼圈越来越重,赵东来快要担心死了。

同样担心的还有程度,他发现他的厅长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总是在不停的发呆,有时候跟他汇报工作,叫十几声才能回过神来。吃的东西也是越来越少。最后在程度和赵东来的双重压力下,祁同伟终于被拉去了医院。看着医生欲言又止的神色,赵东来使了个眼色让程度拉着祁同伟去取药。
“失眠,少食,消瘦,敏感是抑郁症的典型症状,抑郁症患者还会过度的贬低自己看轻自己,严重的还会有自杀倾向。抗抑郁的药物虽可以暂时缓解症状,但是副作用也不小。你们家人朋友要多开导,找到症结所在,早日打开心结才是治疗抑郁症最好的办法啊。”
赵东来皱着眉头听着,他的那个笑靥如花的厅长,怎么会得抑郁症呢。

听了医生的话,他开始找问题的根结在哪里。似乎,两人因为李达康的事情争吵过之后,祁同伟就开始闷闷不乐了,难道问题在于李达康?赵东来不敢确定,但又无从下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李达康沙瑞金知道之后很是重视,两人一起找了祁同伟谈话,顺便秀了把恩爱,只为打消祁同伟心里的醋意。祁同伟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并九十度鞠躬表示对两位领导的感谢。

同时陈海侯亮平知道了祁同伟的病情,也主动过来找赵东来,表示自己愿意尽自己的一份力来帮帮自己的老学长。于是,以赵东来为首的程度,陈海,侯亮平四人帮开起了小会,会议第一项议程就是,是否告诉祁同伟他是得了抑郁症。结果全票通过,告诉,他们都是最了解厅长的人,他们也明白他有多坚强,就算现在不说,他发现也是迟早的事情。于是当天晚上,赵东来就正经的拉着祁同伟坐下来。

“同伟”每当遇到大事的时候,赵东来都会叫他的名字,祁同伟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同伟,你先放松,听我说。你最近失眠,没有食欲,还有莫名其妙的心情不好,其实... 其实都是抑郁症的症状。”赵东来握着祁同伟的手缓缓开口。祁同伟愣了一下,却笑了。“东来啊... 我真没用... 又让你... 又让你担心了....”赵东来心像是没人拧住一样的疼。一把抱过祁同伟,拥在怀里,“同伟... 你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我爱你,特别特别特别的爱你,我知道我的祁同伟是世界上最坚强的人,我怎么会担心呢?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好不好?”祁同伟的异常平静让赵东来手足无措,到底,到底是因为什么呢?他不想让他的厅长在这么自暴自弃下去了。

于是,陈海和侯亮平约了祁同伟去射击场。祁同伟枪法那么好,那么,在这里能不能找到他的自信呢?然而他们错了,这些日子服用的抗抑郁的药物让祁同伟的手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抖,再加上近日心情的不好注意力怎么都专注不起来,曾经枪枪十环的学长,今天的成绩有点惨不忍睹,让陈海两人想放水都没法放了了。放下枪的祁同伟笑的惨然,转身走了出去。“学长,学长...”陈海追上去。“海子,我没事的,你不用来安慰我。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可以吗?”祁同伟惨白着脸跟陈海说着。看着祁同伟这个样子,陈海不忍心拒绝。
“学长呢?”侯亮平给赵东来打完电话后追出来。
“在那边,他说他想自己静一静。”
“哎呀!你傻呀!你别忘了学长得的可是抑郁症,万一一个人呆着想不开了!怎么像东来交代!”侯亮平说完拔腿就跑,陈海一拍脑袋暗骂自己蠢。

“学长,学长!”侯亮平急急忙忙的跑来。祁同伟却笑了,“傻猴子,跑这么快干啥?担心我自杀啊......我不会自杀的,起码....现在不会。”侯亮平刚刚放下的心就被后一句话抛到了天上... 什么叫现在不会...... 不行不行,看来警戒得升级。于是从那天开始,祁同伟不管去哪都有人跟着,连上厕所,程度都要跟着一起去,美曰其名尿尿有人陪尿的爽。

“陈海,晚上陪我喝一杯去吧...”祁同伟突然打电话说。
陈海跟他的四人帮汇报完毕,征得帮主赵东来同意后答应了。虽然东来担心祁同伟的胃,但是,难得他想去发泄一下,说不定,就能找到问题的根本了呢。

说是让陈海陪他喝,其实也就是想甩了程度这个跟屁虫罢了为什么不找赵东来?还不是怕他担心。开始祁同伟一句话不说,就是一杯接一杯的喝。
“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又是两杯下肚,终于开口。
“可是我不值得你们对我这么好。”祁同伟顿了顿打了个嗝,又是两杯下去。
“我配不上赵东来。”说完就一弯腰吐了一地,酒精呛得祁同伟咳嗽起来,眼泪鼻涕流下来,狼狈不堪。陈海拿着纸巾帮他擦着眼泪,鼻涕。他不是在哭,只是吐得用力过猛,难受的厉害。他现在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似乎都没了。又一阵反胃,手一撑桌子,碰掉了桌边的酒瓶,摔了个粉碎。陈海去要热水了,看着地上的碎片,祁同伟脑子一热抓起来就冲着手腕上划去。心道奇怪,怎么没有书上说的血喷几米高呢?血慢悠悠的流出来,手腕上的肌肉翻了出来,血越流越多,祁同伟的意识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还是酒精也迷糊起来。陈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过来,抢过了他手里的碎片。撕下了领带死死的按在他的的伤口上。祁同伟晕晕乎乎的看着陈海,乐呵呵的笑了。“学长,学长,别睡,别睡!听到没!清醒点!学长!祁同伟!!”因为酒精麻痹了疼痛,祁同伟还想捡起玻璃片继续,陈海死死的抱住他不让他乱动,救护车呼啸而至的时候,祁同伟早就昏倒在陈海怀里不省人事了。抬到担架上的时候祁同伟任人摆布紧闭双眼的样子吓呆了陈海。

“还好没割到动脉,在深两毫米,伤到动脉人就救不过来了。”陈海听了医生的话,差点软倒在地上,他怎么都忘不了学长被送来的时候满身是血的样子,他怎么就没能劝住他少喝点,怎么就非要去要热水呢....

“东来,对不起对不起...我...”
“海子,这不怪你。他说他配不上我是吗?这个大傻子。等他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他。”赵东来恶狠狠的说着,眼眶却红了。

祁同伟是被自己的头疼醒的,宿醉带来的难受劲还没过去,刚刚一睁开眼睛,才感受到了手腕上的剧痛。“醒了?”赵东来温柔的声音传来,祁同伟听得眼眶一热。“这觉睡得踏实吧?睡了一整天。你还知道醒来呀。”带着点埋怨。
祁同伟歪了脑袋不去看赵东来,结果一歪过去就看到了瞪着眼睛的陈海和侯亮平,吓得祁同伟赶紧又闭上了眼睛。“学长啊....你可吓死我了知道吗!”祁同伟又条件反射的转回去,不得已又对上了赵东来的眼睛。赵东来收起玩笑,认真而又小心的覆上了祁同伟缠着厚厚绷带的左手腕,“疼吗?”祁同伟摇了摇头。
“骗人,肉都翻出来了,还不疼呢。你就这么不想活?这么讨厌我?”赵东来声音带上了点哭腔,止不住的颤抖。陈海他们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把空间留给这两个人。
“我......”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难受你跟我说啊....别自己憋在心里了... 再说了你舍得留我一个人在这世界上?”
祁同伟又把头歪到了另一边,赵东来由着他扭过去却一下一下摸着他的手背,轻轻的开口,“你说你配不上我... 那照这么说,我还配不上你呢,一个缉毒大英雄,还是公安厅长,长得又这么好看;我一个歪瓜裂枣没什么本事的局长以后还说不定会站不起来,哪里配得上你?”

祁同伟没说话,但是抽了抽鼻子。“但是呢,虽然我歪瓜裂枣吧,但是我乐观呀,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我就努力去配上你,再者说咱俩你情我愿,在一起是过日子啊,哪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一说。你呀,就是心思太细了,听风就是雨,你得对自己有信心,对我们俩有信心才对啊。”

祁同伟的身体颤抖起来,赵东来就那么握着他的手等着他自己转过来。祁同伟转过来的时候带着满脸的泪水,嘴上却笑得开心,吸了吸鼻子“你不是歪瓜裂枣,你是牛粪。”赵东来小心翼翼的把人揽在怀里,“好好好,我是牛粪,厅长说我是什么粪就是什么粪。”祁同伟脑袋在赵东来胸口蹭着,鼻涕眼泪蹭了他一身,赵东来却抱着他更紧了,“以后千万千万千万,永远永远永远也不要再自己伤害自己了。” 然后他就听到闷闷的一声“好”从自己的胸前传来。赵东来一下一下摸着他的脑袋,还好,他还在。


这篇番外甜度好像有点降了…但不管…还是甜的哈哈 明天要开始学科二了,赶紧先把这篇番外写完放上来…这几天可能不会有时间写了……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