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伪春暖花开番外---PTSD

我也不知道起啥名字了,简单粗暴PTSD 吧 疼痛假想症忘记以前在哪里看过了... 引用一下,侵删。
Ooc预警!私设大如山... 考完科二可以安心敲完这个梗啦! @车邻 大大的病弱花先攒着哈哈。。。

“同伟,我已经买好菜了,你想吃的鸡腿,蘑菇,茄子,洋葱都买了,你回家路上慢点,我先回家做饭。”赵东来正给祁同伟打着电话,脸上止不住的笑意。电梯正巧叮的一声打开了门,里面已经站着三个人了,16楼的王大姐和老伴也是拎着满满一大袋子采购回来的东西,看着到东来笑着打了个招呼。还有一个穿黑皮衣的男人,赵东来不认识,大夏天穿皮衣让赵东来有点警惕,警察的直觉让他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他两眼。

电梯里带着地库汽油味的闷热空气扑面而来,闻得赵东来脑袋发蒙,按了22楼,“诶,我进电梯了,那就先挂了啊。”边说着,边偷偷打量着皮衣男子,电梯门刚关上,皮衣男子就突然掏出了一把枪冲着赵东来的胸口,赵东来电话都没来得及按断迅速躲了一下,子弹打偏了射进了左肩,剧痛让赵东来跌坐在地上,痛的眼前发黑,电梯里空间太过狭小,赵东来缓过神一脚踹去男子的腿弯处但是毕竟赵东来受了伤,男子即使跌在了地上还是捡起枪冲着早已吓得浑身战栗的老两口开了枪,听着枪响,赵东来猛地起身手臂箍住了男子的脖子,男子却猛地后靠死死的把赵东来撞在电梯壁上,身子正好压在了赵东来伤口上,赵东来差点痛呼出声,手上一下子泄了点劲,于是男子又举枪冲着两人各补了一枪。

赵东来脸都白了,死死箍住男子的脖子,趁着他还没缓过神抱着他的头就像电梯门上撞去,男人被撞得有些晕,赵东来趁机一脚把他手里的枪踹了出去,弯身捡枪的空隙又被他踹了一脚,好死不死电梯在10层停了下来,一个小姑娘站的门口看见一电梯的血吓得大叫。然后被男子拽了进来,本来就很狭小的空间现在更加的狭小,赵东来护着小姑娘,同时还寻找着时机来卸下他的武器,双方都在互相试探没有轻举妄动。

电梯在16层停了下来,电梯的停顿让男人分了下神,赵东来趁机把小姑娘推了出去,时间点卡的刚刚好,刚推出去,电梯门就关上了。赵东来算了下,电梯在22楼还会停,必须在16到22层之间的时候制服他,时间紧,自己还有伤,对方的体力也不赖,看来得拼尽全力拼个你死我活了。于是在男子又要举枪的时候,赵东来扑上去抓住他的手,男子手一歪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到了天花板上,火花四溅,凭着多年当警察的手感,赵东来根据重量判断出他应该是没子弹了。没曾想,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刀,冲着赵东来挥过来,赵东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挡,刀锋接触手心带着热乎乎的鲜血流了出来。男子收回了刀又冲着赵东来身上砍过去,赵东来勉强躲开,左臂被划了长长一道口子,所幸伤口不是很深。

赵东来觉得自己体力快不支了,但是不行,不在22楼停下之前制服他,电梯上行或者下行过程中一定会有更多的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已经有两个无辜的人受到了伤害,自己不能再让他伤害更多的人。于是赵东来开始慢慢的转身,背对着电梯门。男人看着他开始移动,猛地又挥起了刀子,赵东来这次死死抓住他的刀子不松手,“叮”的一声电梯到了22层,门一开,赵东来就抓着刀子猛地向后边退去,男人没有防备,也被拽的向外走了几步,眼看着赵东来就要仰面跌倒在地上,刀子即将插进他的胸口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把他扯到了一边,是祁同伟。男人刀锋一偏划到了祁同伟的手臂,祁同伟利落的击倒男子,用腰间的手铐迅速的拷住了他。又一脚踹像他的头部,男子失去了意识,彻底没了反抗能力。祁同伟查看了下电梯里两人的伤势,给120和警队打了电话之后才坐会回到了赵东来身边。

赵东来脸色惨白,身子还有点止不住的发抖。祁同伟扶着他,“东来,东来,你看着我,除了这几个地方你还伤到了哪里没有?” 赵东来眼神有点木讷,愣愣的看着祁同伟流血的手臂,不说话。祁同伟有点着急,晃了晃赵东来,“东来! 我没事,你说话啊,还伤到哪里没有??”赵东来愣愣的摇了摇头。赵东来回过了点神,回头看了看一电梯的血和昏迷的老两口,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都是老人倒下去和刚才刀子冲着祁同伟划过去的样子。

幸好当时赵东来的电话没有来得及挂断,祁同伟听到电话里的枪响,怎么大声喊对方都没有反应,直接放上警铃一路闯着红灯往家赶去,其实给赵东来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在路上了,再加上一路飞驰,几分钟就到了小区。在一层观察了一下三个电梯的运动轨迹,再加上电话里不断地声音,他大概清楚了赵东来在哪个电梯里。电梯会在22楼停下来,这是一定的,跑上去是来不及了还白白浪费体力,好在老天眷顾,祁同伟坐的另一部电梯直接一路不停上了22楼,于是就有了刚才祁同伟的神兵天降。

看着老两口被抬上救护车,警队带走了男子,并向祁厅长和赵局长保证一定严审。两人也去了医院,由于赵东来伤的较严重,打了破伤风针之后,医生建议留院观察一晚上。老两口虽然中了两枪,但好在都没打到致命部位,老人身体虚弱,所以要在医院多休养几日。祁同伟帮两人付了医药费,并且在赵东来的强烈要求下带着他去给两位老人赔罪,两位老人都非但没有怪罪他,反而还夸赞赵东来英勇矫健,但不知为何,赵东来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回到了病房后祁同伟看着赵东来精神状态还有点恍惚,“东来啊,你先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点饭吃。”“对不起啊,还说要给你做好吃的,结果也泡汤了。”赵东来凄惨的笑笑。祁同伟摸了摸他的脑袋,“没事儿,改天你再给我做。”

可没想到,这一“改天”,就变成了遥遥无期。祁同伟给赵东来多请了几天假,他自己伤的不重,第二天就去上班了。再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赵东来在收拾东西,行李箱已经合上了放在了门口,人在门口局促的站着。手上的绷带还没拆,又有星星点点的血迹漏出来一点。祁同伟皱了皱眉头,“干啥呀你要?” “那个... 祁厅长,感谢您这几天的照顾,给您添麻烦了,我这就打算搬走了,我想着跟您说一声再走。”

祁同伟伸手敷上他的额头:“这也没发烧啊,你咋了这是?”赵东来躲了躲,弯腰提起了箱子,准备出门。祁同伟有点懵逼,这啥情况?

“嘿不是,赵东来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想再给您添麻烦了。”
祁同伟一把拽住赵东来的手腕,还没说话,赵东来的手却猛地一松,提着的箱子也掉在了地上,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厅长... 厅...长...你.... 你松开..... 好痛..... 嘶...”祁同伟吓了一大跳,猛地松开了手。“怎么了这是?哪疼啊?东来!你别吓我!” 赵东来整个人蹲在了地上,颤动着身子,祁同伟也不敢动他。这个人素来坚强,这么喊疼还是第一次,祁同伟心道奇怪,自己根本没有用劲,这个“好痛”是从哪来的?而且他很确定,赵东来的手腕处皮肤完好。过了一会儿赵东来好像缓过来了,拉着箱子走了出去。祁同伟也没再拦着,反而锁了门也跟着他走了出去。赵东来也没再搭话,祁同伟刚要去按电梯的时候却发现赵东来看也不看电梯直接拎着箱子往楼梯间走去,祁同伟又跟上去,“不是,赵东来!你发什么疯!这他妈可是22层!手上还有伤呢!不疼啊!坐电梯....”话还没说完,祁同伟瞬间反应过来了,再看了赵东来明显顿住的身形,冲去抢过他手里的箱子,赵东来手上的伤口已经裂开了,白色纱布上的鲜血又多了些,祁同伟也不管拉着赵东来没有受伤的手臂把他往回拉。

身边的人身子意料之中的剧烈颤抖起来,祁同伟也不管,直直的拽着人回了家。进了家门在祁同伟松开手的一刹那间,赵东来整个人蹲在了地上,头深深埋在膝盖里。不想做电梯,别人一碰就疼痛难忍,怕是那日在电梯里对他的刺激太大了,可是当时的情况赵东来应该见惯了啊,怎么会成这样....

赵东来缓过劲之后也没有要再走的趋势,祁同伟让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准备给他换药。赵东来有点明显地紧张,“没事儿,你别怕,我不碰你。”换完药之后,赵东来就回了房间。那一夜开始,赵东来整个人就开始缩在床边离祁同伟八丈远的地方睡觉,姿势看起来别扭的很。每天早上起来祁同伟看的缩成一团的赵东来心里都难受的很,他想去抱抱他,但是又怕他又大叫着疼,他受不了这样脆弱的赵东来。祁同伟想象不到那种痛,但是一定很痛吧,痛到让这么坚强的人都痛呼出声。

祁同伟一直陪在赵东来身边,跟他聊天,带他逛超市,陪着他爬楼梯回家。他不问赵东来到底怎么了,他知道他的赵东来有多厉害,等他准备好了,他自己会说。他不想逼他。于是有一天,饭后赵东来坐在沙发上,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可乐。

“我们谈谈吧。”
祁同伟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
“你胃不好,所以喝可乐吧。”赵东来接着说。
“电梯里的老两口让我想到了我爸妈,我怕,哪天这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他们身上。”赵东来打开了可乐,二氧化碳噗呲一声从瓶子里冒了出来,还带着一缕白烟。赵东来盯着白烟,歪了歪嘴,摸着冰镇可乐瓶上的小水珠,又慢慢的开口,

“我现在一闭眼都是那天的画面。还有,就是你.... 我怕,我怕那刀要是再偏一点点,刺到你胸口。现在每天晚上我梦到都是你胸口冒着血倒在电梯里的画面,我想去抓住你,可是怎么都走不到你身边。”赵东来有点说不下去了,端起可乐猛地喝了一口。

祁同伟有些红了眼眶,可乐喝下去却像啤酒一样辣的祁同伟喉咙发干。他想冲过去抱住赵东来,可他不敢,只是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感受到了意料之中的颤抖。但是这次赵东来没有逃跑,声音颤抖的接着开口:“我怕啊,有一天你会因为我... 因为我....牺牲....”赵东来转过脑袋,对上祁同伟的眼睛:“所以,厅长,答应我,以后要有了什么需要我们并肩作战的任务,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去给我挡子弹。算我求你了......”

祁同伟看着赵东来,再也控制不住眼睛里的眼泪,拿起可乐一饮而尽,“好,但是,你也不许。”赵东来笑了笑。于是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祁同伟发现,赵东来虽然还是缩成一团,但是离自己的距离好像变近了。慢慢的赵东来可以忍受祁同伟拉他的手,但是还是死活不愿意坐电梯。祁同伟很是无奈,每天陪着爬22楼,他可真有点发愁。

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赵东来在市局加班,快下班的时候祁同伟来了大楼里接赵东来,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赵东来正要往楼梯间走的时候,却被祁同伟死死拽住,按了电梯,几乎两人扭打着进了电梯里,赵东来反抗不成,害怕伤了祁同伟,就被狠狠的拖了进去。 一走进去赵东来就窝在墙角一动不动。祁同伟看了看,微笑着走过去,伏在他的耳边悄声说:“不然,你这电梯恐惧症,还有疼痛假想症,我给你治治?”热气呼出来,弄的赵东来浑身难受,看着祁同伟滚动的喉结,和解开了三颗扣子若隐若现露出的胸膛吞了吞口水。但是在祁同伟的手摸上他的肩膀的时候还是明显地抖动了一下,“疼吗?” 不等他回答,就狠狠的吻上了赵东来的嘴唇,使劲咬了一下,血腥味在两人嘴里氤氲开来。许久,祁同伟松了口,有些气喘吁吁的说:“这才是真实的疼痛,你假想的,有这疼吗?”


(接下来就是电梯Play了,我实在不会开车,大家自行脑补吧.....对不起各位,捂脸逃跑)


两个人红着脸从市局的电梯里走出来,相互搀扶着。嗯。。。没有什么心理的痛是克服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开个车吧... 希望监控室的小哥也下班了...不然就会发现某部电梯视频里出现了很久莫名的黑屏(其实是机智的厅花用衣服盖住了...

评论(1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