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许愿

神经病联文,不过这个似乎很正经。

原句:祁同伟在摩天轮晕倒

 

2016年12月31日,距祁同伟车祸住院已经快要两个月了。

 

祁同伟其实早就发现不对劲,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差,精力越来越不够用,每天都忍不住的打瞌睡。赵东来觉得他工作压力太大,休息不够于是主动承担了好大一部分他的工作。休息够的祁同伟却还是迷迷糊糊,比如经常上完厕所忘记冲水,做饭的时候总是忘记自己到底加了什么调料。

 

“不行,同伟,听我的我们去医院查查吧。”赵东来发现了不对劲,死缠烂打之下祁同伟终于答应了。因为东来忙了一宿,困得眼皮打架,祁同伟心疼他决定自己来开车,让赵东来在副驾驶睡会儿。想着离医院也不远,赵东来也就答应了他,后来啊,东来想自己要是当时没答应他,要是没睡着,就好了。

 

副驾驶上迷迷糊糊的赵东来是被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叫醒了,他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这个惊恐到失控的声音是祁同伟发出来的,嗓子撕裂般的喊着,“赵东来!刹车是左边还是右边!”紧接着就是剧烈的撞击声,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医院里了,除了脑震荡外赵东来并没有伤的很重,回过神来的赵东来扯掉手上的针头疯了一般的找祁同伟的身影。

 

“你先冷静,你们的车撞到了前面的大货车,驾驶座损坏严重,你的朋友全身多处骨折,而且经核磁共振显示,他脑袋里....”医生看着赵东来脸色苍白,有些站立不稳,收了话头,终是没说出了那两个字,转而用手指了指自己脑袋,赵东来瞬间明白了。祁同伟这些日子以来的头痛和记忆力下降的原因终于找到了。。。。。。“他伤的有些重,再加上他的病,所以在ICU观察两天,你别太担心,病情发现的及时,手术之后还是有很大的几率痊愈的。”

 

出了ICU 的祁同伟因为多处骨折不敢乱动,赵东来每天悉心照顾着,祁同伟的心情也保持的不错。“我的厅长大人,你就安心好好养着,就算天塌下来啊,都有我挡着呢。”窗外阳光明媚,午后的风吹着窗帘一下一下的摆动,阳光照在举着水果刀削苹果的赵东来身上,闪亮的像王子一样,苹果皮随着阳光的抖动一下子断掉了,赵东来一愣,把削好的苹果放在床头,看着床上的祁同伟,虽然脸色苍白,棱角分明的脸却依旧美的逼人,阳光的阴影洒在他身上,像画中的美人,赵东来突然有点恍惚,伸出手摸了摸祁同伟的脸,好像生怕这里的祁同伟是幻影。祁同伟也笑了,用脸蹭了蹭赵东来的手,喃喃的说:“唔,黏糊糊的。”赵东来乐呵呵的收回了手,又拿了一个苹果接着削,“喂!你当我是猪啊,这几天你都削了快五斤苹果,你干嘛啊!”

 

“傻瓜”赵东来看着祁同伟笑的宠溺,“我听说,削苹果的时候一下都不断,许个愿,会很灵的。”祁同伟也不说话,歪着头看着他慢慢一下一下的削,笨手笨脚的赵东来削完了这个,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全都没断。傻乎乎的抱着苹果皮默默的许了愿,再抬起头,发现祁同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嘴角还带着微笑。他把苹果皮放在床头,俯下身子,吻了吻他的额头,悄声说“媳妇儿啊,你可真美。”

 

祁同伟一睁眼就看到了床头的苹果皮,嘿嘿的笑出了声。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莫名的带了些撒娇的感觉“你许了什么愿呀?”

“告诉你那就不灵了。”

“切,小气鬼。”祁同伟努了努嘴,转过头,又睡了过去。赵东来默默的叹了口气,给他掖了掖被子。屋里暖气开的十足,祁同伟的手却还是冰凉。赵东来抓过他的手,轻轻的捂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了过去。

 

跨年这天,祁同伟有点难过。不知道是手术时间临近了紧张还是病情加重心里烦闷。看着这样的祁同伟,赵东来也决定任性一回。抱着祁同伟坐上轮椅,没有医生的同意,偷偷带着他去了游乐园。赵东来用自己及膝的大羽绒服把祁同伟包了个严严实实,祁同伟身上的伤还没好,赵东来也不让他走动,但是即便是这样,祁同伟还是很开心。“东来,我听说,在摩天轮顶端许愿,也是很灵的,你带我去,好不好?”

 

赵东来不忍心拒绝,带着他上了摩天轮。摩天轮轿厢里,赵东来紧紧搂着祁同伟,伸进袖子里抓着他有点冰凉的手,“难受了,就跟我说。”他发现祁同伟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身子也有点坐不直了,却还是倔强的摇着头。祁同伟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脑袋越来越疼,透过摩天轮的玻璃仰着头发现夜空中的星星似乎也在打着旋,身子的重量慢慢的都压在了赵东来身上,赵东来也把他抱的更紧了些。万家灯火,星星点点的亮着,俯视群雄的感觉让祁同伟有点激动,电视塔尖上的灯一下一下的闪着,他用那只没有被赵东来握着的手死死的掐着自己,让自己保持着清醒,看着自己的高度一点一点的超过了电视塔,祁同伟闭上了眼睛,默默的许下了自己的心愿。烟花突然在空中炸了起来,正巧他们升到了最高处,各色烟花把摩天轮轿厢一闪一闪的点亮,祁同伟的长长的睫毛在这跳动的灯光里一抖一抖。赵东来俯下身子吻了上去,一吻完毕,祁同伟小声的开口“等我好了,你就告诉我.... 你许了什么愿.... 好吗?到时候... 我.... 我也会... 告诉你..... 我的.....”说道最后,只剩下气音。说完这句话,祁同伟终于放任自己陷入一片黑暗,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赵东来抱起了自己,马达声,说话声,混乱的声音搅得他头更疼了。

 

赵东来抱着祁同伟跑进医院的时候,医生一顿臭骂,然后进了抢救室,因为这次折腾,祁同伟的手术被迫提前。赵东来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低下了头,他不怕,因为他知道他的祁同伟一定会没事的,他们还有个约定不是吗?

 

“希望我们俩永远都像现在一样在一起。”

“希望我,不要死了。”

 

 

 

 

END.


评论(1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