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吃货厅花变小记

非常严重OOC 预警!傻白甜预警! 不喜慎点 拒绝撕逼 ... 大家的小厅花脑洞太可爱了,前几天重看了一遍爱丽丝梦游仙境,再加上做饼干的时候边做边吃就有了这个脑洞。

大致就是厅花贪吃偷吃了可以让人变小的饼干,然后,就变小了。。。。。。。。最近各位大大捅刀太严重,不管不管我一定要甜回来!!!

正文
祁同伟同志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
山东煎饼,山西刀削面,北京烤鸭,港式甜点,早茶, 水煮鱼,辣子鸡,连炸鱼薯条都不放过。赵东来发现他的吃货属性有点实力懵逼,“我的厅长大人啊,你你你.... 咋这么能吃....”
“滚犊子!这么多年吃你家米了么?”
然后怂东来就屁颠屁颠的给他的吃货厅长做饭去了,重点是,他咋就吃不胖呢?

事情开始变得戏剧性是在六一儿童前一天的晚上,下班回家的赵东来一会就没发现祁同伟的身影,就在餐桌旁边的地上发现了一摊子衣服,正是祁同伟早上出门穿的那套。赵东来顿时有点紧张,衣服在,人不在,衣服还被这样扔在地上,这是那个变态胆子这么大敢睡我的厅长?他已经脑补了祁同伟被人五花大绑,任人宰割的样子了。赵东来慢慢的举起配枪,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寻找,并没有发现祁同伟的身影,睡衣也在,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也没少。赵东来皱了皱眉头,“他妈的,搞什么?难道这人裸体的跑出去了?”

“滚你妈的赵东来!你他妈脑子里都想着什么!”一个尖利的声音突然从自己的肩膀上传来,吓得赵东来跳了三尺高,脑袋重重的撞在门框上,好不容易手脚并用爬上赵东来肩头的祁同伟被赵东来这么一晃荡,重心不稳就像地下栽下去,“完了完了完了,从这摔下去,不等于跳楼自杀啊。”祁同伟一脸英勇就义的闭上了眼睛,但是却落在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上并没有想象中摔得粉身碎骨的痛感。慢慢悠悠的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落在了赵东来手里。赵东来的大眼珠子看着有篮球那么大,“诶?你是啥玩意?”
祁同伟捂了捂脸,为赵东来的智商狠狠叹了口气。“你睁大眼睛看看我是谁!”
“诶呀我勒个去,厅长你咋变成牙签了?”
“你他妈才是牙签,你全家都是牙签。”祁同伟气的在赵东来手上直跺脚,看着气的跳脚的小祁同伟赵东来笑的合不拢嘴。然后才发现,合着这家伙光溜溜的啥也没穿。赵东来放平了手掌,伸出另一只手的食指下意识的想摸祁同伟,祁同伟看着庞然大物过来吓得直接坐在了赵东来手上,赵东来笑的更厉害了,食指开始戳祁同伟的肚子,戳的祁同伟都快吐了。祁同伟仗着自己小比较灵活,在赵东来手掌上滚来滚去躲着赵东来的手指,然后赵东来就追着他戳,戳的祁同伟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闹够了,气喘吁吁的牙签版祁同伟躺在赵东来手心里不想爬起来。“东来,我饿了。”委屈兮兮的声音听得赵东来心都快化了。“你等着,我给你找吃的去哈。”
“我... 我想吃水煮鱼......” “不行,我得先给你找个衣服穿着,不是,你咋变了这么小?这是咋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我一进家门,就看见门口放着个快递箱子,上面还写着赵东来收,我还以为是你的东西,我就拿回来了,然后我拆开了发现是一盒饼干,我就以为是你给我买的...然后....然后有点饿了.... 我就吃了一块,然后就黑乎乎啥也看不见了,我费了半天劲才从我那一坨衣服里爬出来.......”
赵东来听得也奇怪,“我没给你买过饼干啊......箱子呢?哪呢?”
小祁同伟指了指门口,赵东来把他放桌子上,还拿手指沾了点水绕着祁同伟给他画了个圈:“你给我乖乖的呆在这个圈里,不许往外边跑,一会儿再摔桌子下边去。”
“卧槽!你当我是唐僧啊!”

赵东来瞪了祁同伟一眼,没理他,拿起快递箱子,里面有几套小衣服,餐具,澡盆,还有个养蚂蚁用的蚂蚁工坊,以及一套刨地工具,大小正好从蚂蚁工坊的口里塞进去。再往下边翻是一封信:
赵东来同志:
饼干送给您的爱人祁同伟,希望您喜欢我送给您的六一儿童节礼物,蚂蚁工坊就算是您爱人的家里,锄头啥的可以让他没事干在里面挖挖地,您还能欣赏一下,在期待期待他能给你画出来点什么。
PS. 饼干效果一星期,好好享受吧,我的局长大人!
萌萌

赵东来看着信表情拧巴的走回来,看着饭桌上的祁同伟竟然坐在圈子最中间盘着腿打坐,还真把自己当唐僧了,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吓得祁同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下雨了?” 再看赵东来,明白了,一脸嫌弃的使劲抹着自己的身子,“妈的!臭死了!赵东来你中午吃屎了?我!要!洗!!澡!!!”

然后赵东来就真的拿来个澡盆,倒了一点点热水,把光溜溜白嫩嫩的祁同伟放进了澡盆里,洗完了之后又用纸巾给他擦干,给他穿上衣服。“嘿,你别说,还真挺合身。”祁同伟从赵东来那里知道了事情大概是怎么回事,反正挣扎也没什么用,那就接受现实吧。

“我去做饭,你去你窝里带着去!”赵东来拎起祁同伟,往蚂蚁工坊里面放,祁同伟手脚并用的在空中扑腾,“你!!养宠物呢啊!!!” “不不不,我在养牙签。你说你平时那么能吃,咋还瘦的跟个牙签似的。” 祁同伟不再挣扎,乖乖的跳进那个蚂蚁工坊里边,开始挖坑,他不傻,他得给自己挖个床出来啊。赵东来做好水煮鱼出来,看着蓝色透明的蚂蚁工坊多了好几个隧道,祁同伟半躺在一个隧道里面闭着眼睛睡着了。赵东来擦了擦手,把饭端出来,一点点的把鱼弄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他的超级迷你小餐盘里,又给他的小杯子里加了点水,恩,真的是一点。小祁同伟在里面睡得并不安稳,手脚不老实的在空中扑腾,脸也涨的有点通红,赵东来皱了皱眉头,轻轻敲了敲玻璃,祁同伟被吓醒了,然后呆愣愣的看着巨大的赵东来,身体有点发起抖来,赵东来吓坏了,轻轻把祁同伟拿出了抱在手里,祁同伟这才像是缓过神来,抱着赵东来的一个手指头不松开,赵东来轻轻摸着他的头发,“怎么了?做噩梦了?” 赵东来语气太温柔,祁同伟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然后就在赵东来手上蹭啊蹭啊,眼泪却越蹭越多,赵东来轻轻摸着他,等着他冷静下来,他也表示理解,谁一觉起来发现个大怪物瞪着眼睛看着他能不害怕啊,而且又做了噩梦,还是被敲玻璃吓醒的。 “好了好了,乖,不哭了,来吃饭吧。梦到什么了啊?”
祁同伟抱着赵东来的手指头还是不撒手,蔫蔫的说:“梦到你把我剁吧剁吧吃了,我怎么喊你你都听不到。” 说着又快哭起来。 赵东来心疼坏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别哭了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吓唬你了,好不好?给你做了水煮鱼,想不想吃?”

听到吃的,祁同伟眼睛明显一亮,抹了把脸:“吃!” 祁同伟吃完了自己碗里的,觉得一小块一小块吃的不爽,就要求赵东来给他一大块,他自己抱着吃,赵东来拗不过,给他夹了一块,然后祁同伟看着一大块肉笑的眉眼弯弯,比自己还高的肉,这简直是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啊,然后就一口咬了下去,大口吃肉的感觉就是爽,可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哇”的一声大叫起来,吓得赵东来赶紧问他怎么了,然后就看着小祁同伟胳膊上扎着个小小的鱼刺,当然对于赵东来来说是很小,但是对于祁同伟来说那可就是一把剑啊,祁同伟痛的脸色都变了,“你你你,快给我拔出来” 赵东来无从下手,几次想上手又缩了回来,他怕他一使劲把祁同伟的胳膊再拽下来。然后还是祁同伟自己动的手,拔下来的时候,血呼呼的往外流,赵东来拿着小纱布给他按着伤口止血,因为是水煮鱼,鱼刺上还有辣椒烧起祁同伟伤口火辣辣的疼,赵东来给他清洗了伤口,消了毒,又小心翼翼抖着手给他包扎好了伤口。心疼的难以控制,“对不起啊,都怪我,没给你把刺挑干净,咱不吃鱼了,等你好了,咱们再吃。” 然后祁同伟就抱着胳膊一阵哀嚎:“啊啊啊啊!没天理啊,用剑刺了我还不给我吃鱼!!!救命啊!!!” 逗得赵东来笑了起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赵东来也不愿意让他一个人睡在蚂蚁工坊里边,干脆找了个小盒子,铺了点棉花,让他睡在里面,祁同伟在里边打了个滚,表示十分满意。

后来的几天,吃货祁同伟表示生不如死。
“赵东来!我要吃烤鸭!我要自己抱着啃!” “不行,烤鸭太大了,一会再压的你窒息而亡了。”
“赵东来,我要吃双皮奶!我要跳进去吃!” “不行!呛着了怎么办!淹死了怎么办!”
“赵东来!我吃炸鱼薯条!刚出锅的!” “不行!太烫了!烫伤怎么办!”
“赵东来!!我他妈要饿死了!!!” “盘子里有面包渣还有粥!”
“赵东来!! 我要吃肉!我要吃鱼!” “肉丝可以吃!鱼不能想!”

然后祁同伟自己爬进蚂蚁工坊,哼哧哼哧的刨了一上午,抛出了一行字,“赵东来是大母猪!”

一个星期终于结束了,果真,祁同伟终于又变了回来。赵东来正捧着蚂蚁工坊看着“赵东来是大母猪” 出神,就听到了祁同伟的声音。“赵!东!来!我要吃糖醋里脊,辣子鸡,水煮鱼,烤鸭,还有双皮奶。”
赵东来转过身,看着祁同伟笑了,“好!”

END。

太傻白甜了,救命,希望大家,不要打死我....

评论(3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