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Reborn

OOC预警 脑补了一下让赵东来去劝降祁同伟…逻辑已死 拒绝撕逼 

@车邻 你要的骨折花
关于因果这段参考死亡通知单@亦然易燃物 谢谢亦然大大安利给我这本书!!



“亮平,这是我们公安系统的事情,所以,季检察长,沙书记我请求由我去孤鹰岭劝降祁同伟。亮平去太危险,而且之后他还需要做更重要的事情,他不能出事。”赵东来拦住侯亮平。

赵东来态度很坚决,再加上所说也不无道理,经过短暂讨论,组织决定还是由赵东来去孤鹰岭劝降祁同伟,侯亮平留守指挥间远程监控。虽然侯亮平对此项决定不甚满意,但是既然组织已经下达了命令,他还是决定听从命令一次,同时他的任务也包括保护赵东来的安全,赵东来同样也不能出事。

赵东来得到命令后迅速出发,甚至心里还松了口气。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能不能拉回来他,就看这次了。他在半山腰处发现了祁同伟的车,Prada横亘在路中间,与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林构成的大自然景观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赵东来心下了然,孤鹰岭深处山区,而祁同伟想去的地方必然是在大山深处,这么多年依旧是连车都开不进去。

赵东来没有来过这里,但是孤鹰岭这几个字对于他来说却并不陌生,他对祁同伟的履历了然于心,看着这茂密的树林,他甚至能够想象得到当年孤鹰岭缉毒时候战况的惨烈。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祁同伟这个人在他的心里的位置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或许是从当年缉毒英雄的表彰大会上,他坚毅却又带着些绝望的眸子;或许是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腐败的深渊,那个萧索的背影。反正他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陷进去了,他喜欢他,以前没拉住他,这最后的最后,他一定要拉他一把,哪怕,是同归于尽也好。

赵东来也随着祁同伟的足迹钻进了树林,他把警力分散开来,让他们两两一组去在山里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唯独自己身边没有留人。穿梭在绿林中的时候,在赵东来有点晃神,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下来,斑斑点点的照在地上,不知道,祁同伟是什么样的心境,他不禁握紧了配枪,他想把他拉回来,但是他不想自己还没开口先被对方打死了。

赵东来加快了脚步,可能是老天爷眷顾吧,那么大的树林里,还真让他找到了祁同伟。一身黑衣,外套裹着的狙击枪突兀的杵在身前。看着赵东来,祁同伟本来就有点憔悴到苍白的脸上竟然带上了一抹微笑。“怎么是你?”随着话音落地,祁同伟掀掉了外套,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大大的狙击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赵东来。

“怎么,是我来让你很惊讶吗?”赵东来也举起枪对着祁同伟。
“你不怕我直接开枪打死你?”
“你不会的。不然我早就死了。”
祁同伟没再说话,盯着赵东来看了几秒。赵东来反而又开口了,“我不想杀你,你不想杀我,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好好聊聊。反正现在我们周围也没有别人。”

正在说话的空档,偏偏两个警察也找到了这里,看着举着狙击枪对着赵东来的祁同伟,下意识的就想开枪。“别开枪!”祁同伟猛地回头,但是子弹已经射出,他有点绝望的闭上眼睛,他的注意力本就全在赵东来身上,认真思索他的话的时候,却忘了自己的背后。到底来说还是自己太信任赵东来了。

预料之中子弹射入皮肉的剧痛没有传来,反而被一个人扑倒在了地上。两个人就着山势滚了下去,赵东来的手死死护着祁同伟的脑袋,然后滚到谷底的时候祁同伟的背又好死不死的正好撞在一块凸起的大石头上,瞬间痛的想要拱起身子。赵东来赶紧起身,地上泥土松软,虽然两人滚下来距离不低,但一路滚下来除了这个石头还真没撞到什么,看着祁同伟痛的爬不起来,赵东来有担心。

祁同伟侧过了身子,把自己缩成了一团,捂着左肋骨痛的有点发抖,等着人慢慢缓过来点,赵东来轻轻托着他的身子把他放平,检查了下,看着他痛的抽气,“估计肋骨骨折了,你躺好了,别动。” 赵东来不顾祁同伟的阻拦,解开他的黑色衬衫,然后想了想干脆给他脱掉撕成一条一条的布条,然后当成绷带一圈一圈死死的绑在他的胸口处,祁同伟痛得厉害,也挣脱不开,只能喘着气配合着赵东来的动作,“你别这么急,慢点呼吸,调整一下,不然更疼的厉害。” 赵东来固定好了,看着祁同伟雪白的肌肤裹着一圈圈黑色衬衣代替的绷带,黑白分明的肉体,让赵东来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觉得不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给人披上,然后把人扶到一棵大树边上让他靠着,祁同伟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带着血沫的痰。喘了两下气,闭上了眼睛。

赵东来知道他没有睡着,“你...你没事吧?”看着他吐出一口带着血的痰,赵东来还是有点担心的。
“没事儿,老毛病,不碍事。”祁同伟眯着眼,说话声也因为疼痛有些虚。

“反正现在真的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说说吧,你到这里来,想干什么?”

“你不都知道了?”祁同伟语气轻蔑。

“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可以说早就知道了。”赵东来很认真,甚至一屁股坐下来,坐到祁同伟的对面,盯着他的眼睛。
“但是我很后悔,后悔知道了,没能去拉你一把。”

祁同伟反而笑了,“拉我一把?我做的事情,已经没了回旋的余地,又哪是想回头就回的了头的。”
“所以,其实你也是不愿意的吧,既然你这么说,那么你也是想过要回头的。而且,你最后跑到孤鹰岭,这个承载着你荣誉和辉煌的地方,我知道你想做什么。”

“我要下完这盘棋。”祁同伟用手捂上胸口,皱了皱眉头,“我必须下完。”
“以命为棋,胜天半子吗?命都没了,还有什么胜天半子一说?”
“你不懂!”祁同伟的声音瞬间提高,甚至听起来有些尖利。吼完了,也痛的自己咳嗽了起来。赵东来盯着他,犹豫片刻,还是伸手给他顺了顺气。

“我懂,你在想什么我都懂。但是死了,就是真的什么都没了。”赵东来缓缓的说着。他知道这个人有多倔强,他知道自己不会那么容易就拉回他。

“世间万事都有因果,但是太多时候,我们只追求最后的结果,而忘记去追根溯源。你看这些花。”赵东来指着一株长歪了的花说着,“如果是在花园里,看到这株长歪了的花,园丁一定会选择拔掉它,因为它的根茎会侵犯别的花,阻碍别的花株的生长,甚至还会影响整个花园的美感,但是却不知道,他长歪了的原因,恰恰是因为别的花株在泥土底下的时候阻碍了它的根茎生长,以至于它的枝干在出土的时候就已经是歪的了;又或者是,周围其他的花朵挡住了阳光,只在这个方向上留下了缝隙,出于追逐阳光的本能,他边偏向于这个方向生长。”赵东来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因为他看到祁同伟脸上的神色有了点缓和。

“正如我们警察,我们抓了那么多嫌疑犯,因为各种各样的罪名,但是推着他们走向犯罪道路的原因却无法考虑,因为太多太多的人情世故还有无法预料的变故造成了他们的改变,我们作为警察,虽然无奈,但却也无能为力。”

赵东来使劲吸了口气,才又开口道“所以,同伟,我真的懂你,从一开始就懂你,越了解你,我就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自拔,我喜欢你啊。我真的不想看着你走向那条不归路。 活下去,总会有希望的。”

祁同伟的眼眶有点发红,“谢谢你跟我说这些,最后的时刻能听到你的这些话真的是我的幸运。但是我不能拖累你,我做的事情早就无法回头。”

“那就不要回头啊! 以后的事情,我陪着你,哪怕亡命天涯我也愿意。这么多年,看透了那么多罪犯,真正的穷凶极恶的又有多少呢,哪个不是有着这样那样悲惨经历,造成他们悲惨经历的人却有法律的保护逍遥法外,而当时的受害者却沦为杀人犯阶下囚。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想再经历了。”赵东来刚才温柔的模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祁同伟从来没有见过的悲愤。

“你真的愿意?”祁同伟的眼眶又红了几分。
“我会帮你逃跑。”
祁同伟猛地咳嗽起来,咳得整个人都躺倒了下去,捂着肋骨半天喘不过气来。赵东来过去抱住他,一下一下的摸着他的背引导着他混乱的呼吸,等他挨过这阵痛苦。祁同伟折腾出一身的冷汗,却抓着赵东来的衣服撑着自己勉强坐了起来。
“你可想好了?这个贼船上来了,可就下不去了。”

坏坏的笑又出现在赵东来脸上,“你放心吧,以后我会好好的保护你,不会再让别人再伤害你,我知道你不坏,你永远在我心里都是那个表彰大会上风华正茂的缉毒英雄。”

“东来,谢谢你....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些话,你是第一个,也是真正了解我的人,我真的是死而无憾了。”祁同伟再也忍不住,任由眼泪落下来。末路的绝望和多年来隐忍的脆弱也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

孤鹰岭一战,赵东来立了功,祁同伟因为坠落悬崖死无全尸而不了了之。带着一肚子的秘密,甚至连个墓碑都没有。 之后赵东来也辞了职,激流勇退大家也表示了解。

美国 洛杉矶
大大的落地窗前一个瘦瘦的身影看着远方摇曳的灯火,笑的释然,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真的连持久压抑的心情都变的慢慢好了起来。有他陪在身边,自己仿佛真的像是重生过一次一样,不再有顾虑,不再瞻前顾后的活着。
“同伟,快过来吃饭了!”
“诶!这就来!”窗前的男子收回思绪,转身向客厅走去。

评论(2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