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Reborn (二

REBORN (二)
亦然大大@亦然易燃物 心心念念的番外,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 别打我。。。。 咸鱼了这么久,不产粮有点说不过去嘿嘿嘿

OOC预警!没有去过美国…后面美国的剧情其实是瞎编的…可能不和实际… 但是拒绝撕逼嘿嘿嘿


心如止水。

来到洛杉矶后的生活和汉东比起来真的是平静了不少,祁同伟也没有询问过赵东来汉东的情况,仿佛就像是忘了在那里生活过一般。完完全全把自己活成了赵东来给他的假身份上的人。

赵东来那天在孤鹰岭的话是真的打到了他的心坎里,他也明白赵东来怎么想的,却还是做不到摊开心扉彻彻底底的接受赵东来。两个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在餐桌上还如沐春风的谈笑着看到的新闻,除了这些,却也没了什么别的谈资。一个做饭,一个洗碗,然后在昏黄的灯光下坐在沙发里看着电视,要是无视了两人之间刻意保持的尴尬距离,画面真的像是老夫老妻般的幸福和谐。

却不见貌似风平浪静的生活下面是两人波涛汹涌甚至于一触即发的尴尬关系。祁同伟在赵东来还在汉东的时候自暴自弃的想过,自己这条贱命是他冒着极大的风险捡回来的,那么他想对自己做什么就做吧,他也没了寻死的精力,这一通折腾下来,祁同伟的心已经彻底麻木。可是赵东来却什么都没做,连一点越级的行为都没有。甚至还主动去睡沙发。但是沙发将就一晚上还可以,时间久了谁都受不了。

祁同伟心软,反而成了主动的那一个,威逼利诱的让赵东来跟他睡主卧的大床。明明是有客房的,可偏偏客房没有床反而摆了个大沙发大茶几加小电视机。祁同伟来了美国后几乎天天失眠,开始以为是倒时差,但时间久了也意识到并不是。

他已经习惯了躺在床上盯着一个地方发着呆直到迷迷糊糊的睡着,熄了灯黑暗笼罩之下总是让人容易多愁善感,对于祁同伟这样敏感心思重的人更甚,但他还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在赵东来身旁闭眼装着睡得踏实。

赵东来总是很快入睡,但是今晚却有些不一样。快要入睡的祁同伟突然被赵东来突然粗重的呼吸吓了一跳,在黑暗中仿佛看着赵东来手臂在无意识的挥舞着,嘴里也不知道在念叨着些什么。祁同伟有些惊讶,开了灯拍醒了赵东来。赵东来额头还带着冷汗,缓过了神就看到祁同伟有些阴郁的眼神。揉了揉脸抱着自己的被子枕头走了出去,“对不起,打扰到你了,我...我还是去沙发上睡吧。”

赵东来在沙发上收拾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祁同伟站到了自己的身后。祁同伟开口,却是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尖酸,“没想到,你也会做噩梦。”

赵东来不语。
“怎么,帮着我这个坏人,做了坏事,现在后悔了?”祁同伟唇边勾起冷笑。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赵东来扔下被子,扭身对上祁同伟的眼睛。他的眼睛因为刚睡醒还有些水汽蒙蒙,祁同伟的眼睛却还是那么明亮,赵东来一步一步逼近祁同伟,一字一顿的说:“我告诉你,救你,我从来没有后悔。”

“你在害怕。”祁同伟也向前一步,咄咄逼人对着赵东来。
“对,我是在害怕,那又怎样?”
“你说你不后悔,现在又承认害怕?赵局长,那你在怕什么?”

赵东来有点承受不住祁同伟太突然的逼问,移开了目光,可祁同伟的目光还是直直的盯着赵东来,他不懂赵东来到底怎么想的,他不明白自己在赵东来这里算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唉....”赵东来叹了口气。“想听实话?”
祁同伟没搭理他,还是用那种赵东来有些畏惧的目光盯着他。
“我担心的不是我自己,不是担心我为了你做的事被揭发,我是害怕,担心你,万一那天我找到你晚了,你真的自杀了怎么办?害怕万一哪一天你在家里,在这个地方亲自结束自己生命,就站在我的面前。”

祁同伟却“噗嗤”一声笑了。“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喜.......”一句我喜欢你,被赵东来生生憋了回去,这句话他对祁同伟说过一次,就那天在孤鹰岭,所以祁同伟不可能不明白自己的心思,他没必要也不需要再频繁的说出来这句话。
“算了,不早了,快去睡吧。”赵东来催促着祁同伟,生硬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他却没看到祁同伟在卧室里沉沉的叹气声。

生活还要继续,第二天两个人都默契的不再提起昨晚的事情。祁同伟不太想出门,但是赵东来却偏偏想拖着他出去转转。好莱坞山头下的这座多样化城市不得不说还是很适合居住的。两人穿梭在街头,看着街头模仿者表演着一个个令人惊叹的表演,却不知他们也属于这个城市的最底层,贫穷让他们只能在街头模仿来赚取生活费。但是他们却那么自信,让祁同伟不经意间想起了曾经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自己,那样卑微的活着和这些表演者阳光自信的样子简直不能比。

祁同伟神色有点暗淡下来,一转眼却看到了两个街头小混混在对一个拾荒者动手动脚的嘲讽,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祁同伟没多想就冲上去替拾荒老人挡下了一拳,赵东来也赶紧皱着眉头冲上去。两个孩子有些恼了,打量了一下祁同伟就扑上来打起来,祁同伟虽然离开外勤很多年,但是基本的格斗技巧对付两个小混混还是不在话下,再加上还有赵东来在旁边并肩,一场架打下来反而让祁同伟有点酣畅淋漓。

但是他们却忘记了这是在美国,一个持枪合法的国度。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却随身带着枪,对着祁同伟就扣动了扳机。赵东来扑过来想要推开他,但是还是没有能比得上子弹的速度,好在子弹只是打中了祁同伟的肩膀,不是什么致命的位置,但是却还是让他痛的跌坐在地上。

赵东来却像疯了一样对着两个小混混拳打脚踢踢得两个人鼻青脸肿,不省人事。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颤抖着声音问他没事吧。祁同伟看着失态的赵东来,麻木的心里像是被什么填满了,暖暖的。知道祁同伟确实没什么事,赵东来后怕的腿软的坐在地上。

“怎么这么久了还是这么爱逞强。”说出来的话还带着喘儿。祁同伟一反常态的主动用没有受伤的手摸了一把赵东来额头上的汗。“你那么生气干什么,我又没什么事儿。”
“我好不容易才救回来的人,被两个混混再打死了,我多冤啊。”赵东来捂着心口说着。
看着警察带走了人,跟不停道谢的老人道了别,去医院去了子弹包扎了伤口在祁同伟强烈要求下回了家。

赵东来想到那个画面就后怕的厉害,但是却又很是贪恋和祁同伟并肩作战的感觉。这么多年,祁同伟的身手还是那么好。一句台词就这么到了嘴边,然后就被他喃喃自语的说出来:“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什么?”祁同伟疑惑的开口。
“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只是觉得这句话很适合你。”赵东来又重复了一遍。
祁同伟咧了咧嘴,扭头看向了窗外。
“给你东西吃吧,你先去睡会儿,伤口现在一定疼的厉害,你也别逞强,睡觉去。”
祁同伟乖乖转身去睡觉,又听着赵东来说着:“诶!小心别压着伤口。”
“知道了。”

祁同伟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有些恍惚的不知道是什么时辰。赵东来坐在床边,手机里放着音乐,拿着书靠在床头。听了半天,才听清楚了歌词。

“人随风飘荡
天各自一方
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勉强
此身越重洋......”

鼻头突然一酸。听着身边的动静,赵东来一回头,对上祁同伟有点水汽的眼神,第一次,看到他那么柔软的目光。“醒了?” 伸手探了探额头,“有点发烧。难受的厉害吗?”

祁同伟没答话,猛然起身却扯到了伤口,痛的又跌在床上。赵东来扶住他,语气有些严厉,“别乱动。”
“东来,谢谢。”
“东来,我发现我也喜欢你了。”

朴树的声音还在放着,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
还是活色生香
我们都遍体鳞伤
也慢慢坏了心肠......”

赵东来一脸不可置信的脸盯着祁同伟,俯下身子轻轻吻了上去。

------------逗比预警---------------------------------
“赵东来!你哪来的护照和假身份给我?”
“从我开始怀疑你,我就着手准备了。”

“我怎么不知道?”
“你忙着应付赵瑞龙山水庄园那一堆破事,哪还有工夫防着我?”

“什么时候买的房子?”
“也是那个时候,我还看了好几本家居的书,房子装修都是我设计的。我还苦练了好久的英文口语呢。”

“我发现你这当坏人比我可厉害多了。”
“谢谢厅长夸奖。”

“家居不太全啊.....”
“改天一起去宜家,你想要什么就买什么....”

下一篇逛宜家预告....诶嘿嘿。更完就滚去睡觉哈哈哈。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