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春暖花开(番外——送给大家的战损病弱花)


依旧OOC预警,表白我帅炸的东来哥哥。
谢谢卡佬的被打脑洞@卡斯穆登特 
胃出血急救我是百度的…又不合逻辑的地方希望大家多担待,看个热闹,拒绝撕逼。

———正文———
“操!”本来气势汹汹的一句粗口,却让祁同伟有气无力的发出声来。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赵东来你他妈不会这么小心眼吧,你要再不来,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事情还得从两天前说起,汉大同学会,说起当年的事,碰到许久没见的友人,祁同伟一个没控制住喝多了。他也知道自己胃不好,也知道出门前赵东来的千叮万嘱让自己不要沾酒。两杯下肚胃里就开始火烧火撩的难受,许久没有被酒精折磨过的胃开始抗议。要不是海子拦着,不知道这个傻学长还会被灌多少酒。

刚出饭店就吐过一次了,人也清醒了不少。然后看着手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有点不祥的预感。回家肯定会被赵东来骂死。

只是一眼。祁同伟就感受到了赵东来的怒气。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往人身边蹭了蹭,衣服也不换,哼哼唧唧的说头疼。“该!”
祁同伟撇了撇嘴,乖乖的去换了衣服,窝在了沙发里。
“东来……”
“你别叫我。不是能吗?没喝够吧,接着喝啊?”
“东来…我错了…”祁同伟抱着抱枕,可怜兮兮的看着赵东来。
赵东来也不理他,却背着身子甩过来一个热水袋。

祁同伟在内心比了个耶,成功一半了。刚一动,胃却猛地一抽痛,“嘶……”下意识的倒抽一口气。热水袋捂的更紧了些。赵东来还没说话,就看着老祁同志拱着身子冲进了卫生间。撕心裂肺的一阵干呕。不光胃痛,嗓子也被胃酸和酒精灼烧的痛的难忍。使劲咳嗽了几下,想缓解嗓子眼的难受,却不想扯到了脆弱的胃,痛的差点栽下去。

赵东来扯住人,扶着他刷了牙漱了口,叹了口气,也不再训斥。“差不多吐干净了,我去给你拿药。” 躺在床上的祁同伟也很气愤,自己这个胃怎么就不能争点气,妈呀简直要被疼死了。

吃了药,喝了水。翻了个身子,死死按着自己的胃等着药效上来。他听着身边的赵东来叹了口气,然后也转了过来搂住自己,一只大手伸过来帮自己一下一下的揉着不老实的胃。祁同伟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只有他能给他安全感,只有他可以完完全全的让他卸下防备。然后他还不要脸的往赵东来那边靠了靠,像个孩子一样拱了拱,被赵东来用大手按住,“别动来动去的了。闭眼睡觉,睡一觉就好了。”

第二天祁同伟果然好多了,起码不怎么疼了,虽然还是有点不舒服。也没什么胃口。赵东来气没发出来,看着人有了点精神又开始絮絮叨叨。祁同伟也懒得理他,咽药似的抿了两小口牛奶,撕了大概四分之一片面包勉强吞下去就穿上警服要走。“回来!多吃点再走。”赵东来皱着眉头。

“大哥…赵大哥…我是真的吃不下了…”
“哟,喝酒的时候不是能吗?怎么没想着难受啊?”
祁同伟翻了个白眼。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婆婆妈妈了…
“烦不烦啊…有完没完了!我喝我的酒管你屁事了啊!”祁同伟脾气上来了,没忍住怼了出来。然后就摔上门走了。偏偏今天又很忙,然后午饭也没吃,空了一下午的胃快下班的时候又不安分的痛起来。赶紧吞了两片胃药把疼痛扼杀在摇篮阶段。却不知程度小卧底劝不动厅长去吃饭,而早就把祁厅长的作死行为打小报告汇报给了赵东来同志。

赵东来真的字面意义要被气死了,昨天刚伤了胃,今天一整天就喝了两口牛奶一口面包,真不知道这人怎么想的。看着回来的人脸色不对,他也没多说话,盛了粥摔在桌子上就走了。祁同伟有点被吓到了,吃了药胃还是疼的厉害也没什么胃口,干脆直接回房间睡下了。
赵东来买完胃药回来看着桌子上粥一动没动,本想把人揪起来强行灌下去,但看着祁同伟皱着眉苍白着脸缩着身子的样子忍了下来。算了,不吃就不吃吧。

真就是祸不单行,祁同伟胃这几天一直就叫嚣着疼痛。疼的他都有点麻木了,赵东来也对他不冷不热的让他很烦躁。勉强塞了点东西进胃里,没一会儿就开始翻江倒海的难受,靠在墙角吐的时候刚吐完腰还没直起来就莫名其妙被人一个手刀击中脖颈晕了过去。

在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胳膊要疼死了,恍恍惚惚还以为自己被截肢了。后来才发现自己被人拴着手腕吊了起来,不知道吊了多久,手臂酸的已经没什么知觉。感官渐渐都开始苏醒,胃上的剧痛痛的他眼前发黑。几个小混混看他醒了,嘿嘿一笑商量着谁先来。然后拳头就招呼上来,他被吊着,最脆弱的地方都毫无防备的暴露在外,小混混使足了力气把他当沙袋一样的打,本来就痛的胃现在更是痛的像是针扎一样,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揉在了一起,天翻地覆。又是一拳,不偏不倚正巧打在了胃上,热乎乎的液体伴随着剧痛冲上喉咙,喉结剧烈的滚动两下,生生又吞了下去。一个木板,在身上招呼了三下,彻底断成了两节,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叫嚣着的火烧火燎的难受,终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警服早就被扒了下来摔在了地上,只穿着里面的白衬衣也被这口鲜血染上了骇人的红色,下面的人又踹了他一脚,荡秋千一般开始晃荡,又是一大口血,手腕被绳子磨得也是鲜血淋漓,完了,自己不会吐血而亡了吧…

两个小个子也被祁同伟这一大口一大口吐血的样子吓着了。“哥,他不会死了吧…大哥可是说给他点教训就好了…可没说要打死他啊…”
“算了,撤吧……”

祁同伟还被吊着,血吐的越来越多,意识越来越模糊…天杀的赵东来,我数二十下…你他妈再不来…我就闭眼了…祁同伟愤愤地想。

然后开始慢慢的数数,“一…二……三…… 四……”
声音他自己都听不到了…眼皮越来越沉却还是坚持数着…
数到十八的时候,赵东来终于找来了,看着他一身的血,焦急的问着,“同伟!伤哪了?”祁同伟连睁眼的力气都要被疼痛耗尽,赵东来抱着他,让人赶紧割绳子,摔下来的一瞬间祁同伟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赵东来稳稳的接住他,看着他一口又一口的吐血吓得不知所措。

赶紧把人放平在地上减少出血量,握着他的手告诉他在坚持一下,千万别睡过去。“疼死了……”祁同伟含含糊糊说出了这句话就没了动静。赵东来把他的头侧了过来,防止他吐的太多呛进气管再窒息了。

由于被推上救护车的时候祁同伟就已经失去了意识,下胃管的时候没了病人主观上的配合,本能的干呕反应让医生下管很困难,费了好大的劲。听着祁同伟无意识的干呕声,赵东来心要被揉碎了,伸出手擦掉他眼角由于干呕而溢出来的泪水。下了胃管,吸出了胃里的积血。由于外力作用,出血点比较多,出血量较大,被推进急救室里医生又通过胃管灌注凝血酶,折腾了好久,终于止住了血。手腕上的伤口也被包扎好了,除了胃出血比较严重,整个腹部都是青一块紫一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下来的,大量吐血的情况下还能清醒地等到救他的人来。

祁同伟醒来的时候,胃里还是拧巴着难受,但比起钻心的痛来说好了很多了。想开口却发现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看着他焦急的样子,赵东来安慰的拉住他挥舞的手。“手腕上还有伤呢,别乱动,下胃管的时候伤到了喉咙,别担心,过几天就能说话了。”

祁同伟笑了笑,赵东来看懂了他在说“对不起。”
揉了揉他的脑袋,“傻瓜。”

等他可以发出声音的时候,赵东来告诉他,“那两个人抓住了,大哥是被他抓进去的,探监的时候说要给抓他进去的人点颜色瞧瞧,结果正巧看到了在墙角吐的天昏地暗的你,你看看都是因为喝酒,你要不喝酒,胃能难受?胃要不难受哪能去墙角去吐去?要不吐,你一个堂堂公安厅长还能被光天化日之下劫走?”

祁同伟被赵东来严密逻辑的吐槽打败,手舞足蹈的让他住嘴。“好了,我检讨,我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喝酒!我保证!发誓!”
嗓子还没太恢复,哑着嗓子苍白着脸的祁同伟看起来还是有点可怜,所以赵东来能怎么呢,当然是原谅他,接着好好宠啦!

胃出血的这几天祁同伟明显瘦了两圈,赵东来表示很心疼祁同伟身上那几斤好不容易才喂起来的肉。

评论(2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