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相敬如宾 (上)



狗血预警!! OOC预警!! 不喜点叉!! 拒绝撕逼!!谢谢

嗨哥@李霸霸 点的车祸失忆(别拍我,我也觉得狗血,锅都是嗨哥的诶嘿嘿嘿)... 虽然是嗨哥点的,但是这篇我要送给@亦然易燃物 亦然亦扒皮,把这个东来哥哥投喂给你,希望你不要嫌弃。

-------- 正文 --------
凌晨三点的汉东一片祥和寂静,夏天的凌晨不冷不热还带着小风,从车窗户里吹进来,带着夏天特有的青草香,沁人心脾。车子行驶在路上,路灯哗哗哗的扫过,扫的赵东来的眼睛开始打架,他已经连续加班快一周了,终于今天熬到了现在干完了最后的收尾工作,可以安心回家陪着祁同伟了。其实他也可以睡一觉明天再干,但是他实在等不及,不想再耗费半天本可以和祁同伟待在一起的时间。

不远的路偏偏就真的出了意外,赵东来困到神情一个恍惚,方向盘一下子松了,偏了方向的车子直直的撞到了护栏冲到了对面车道,巨响唤醒了赵东来的神志,猛地一打方向盘,却正正好撞到了对向来车,东来的车子生生被撞到转了半圈,才停了下来。

祁同伟坐在急救室门口,整个人有点不在状态。不是,明明在加班的人,怎么就这样了?市局的小警察陪着祁同伟,小姑娘早就吓得哭泣着上气不接下气,从她断断续续的描述中,祁同伟听明白了大概,然后手颤抖着附上了自己的脸,慢慢弯下了身子, 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看到了他剧烈起伏的肩膀,和微微颤抖的双臂 “他说他要赶紧干完手头工作... 好提前一天回家....” 赵东来你真他妈傻!

“右小臂骨折,右肩扎入了碎玻璃,最严重的还是头部的撞击,经脑CT检查,撞击所导致的血块压迫记忆神经,可能会导致失忆,但所幸出血量不大,这种情况一般不需要手术,可能会随着时间慢慢恢复,没有生命危险。 失忆患者醒来后会很缺乏安全感,家属要耐心照顾,最近先尽量不要刺激他。”

祁同伟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还对着镜子捏了捏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回到病房看了眼还在昏睡的赵东来,帮他调高了空调的温度,不放心的又给他掖了掖被子。然后出门回了趟家,收拾了点两人的生活用品还有换洗衣服,路过小区附近的早餐摊,跟卖早餐的婆婆笑嘻嘻的打着招呼,顺便买了点豆浆和蒸饺,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只是在婆婆乐呵呵的递给他早餐问起赵东来的时候,他接早餐袋的手明显顿了一下。

回到医院的时候,赵东来不出所料还在昏睡着,祁同伟拉了把椅子在他病床旁,走出去打了壶热水,在床头的茶杯里倒了一杯,失了那么多血,赵东来醒了肯定会渴的。滚烫的的开水涌进茶杯里,热气打着旋飘出来,熏得正在倒水的祁同伟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他吸了吸鼻子,拿着蒸饺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来。吃的狼吞虎咽,他不能让自己先倒下,赵东来还需要他呢。这个蠢猪,醒了看怎么收拾他。

赵东来醒来的时候反应比祁同伟想象中的还要淡定。
“你是谁?”这是赵东来问的第一句话,眼神一片清利,但还是有隐藏不住的不安漏了出来,被祁同伟敏锐的捕捉到。
祁同伟没有答话,拿起桌上的茶杯,到了一半已经凉掉的水,又拿起暖瓶掺了点热水,把茶杯递给赵东来。赵东来盯着祁同伟打量着,迟迟不接。祁同伟心下了然,拿着茶杯自己先喝了一口,“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我叫祁同伟,职务汉东省公安厅厅长,是你的...你的爱人。”

赵东来终于伸手接下了茶杯,喝了一口水。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消化这个人有点诡异的人设。终于又开口,意料之中的问题,“那我,是谁?”
“你叫赵东来,职务市局公安局局长。”

赵东来又七七八八很谨慎而淡定的问了一些基本的问题,就不再开口了。全程极为冷静,没有普通失忆患者的慌乱和崩溃。只是在祁同伟想握着他的手的时候,猛地抽了回了自己手,然后又尴尬的低下了头,攥着拳头,低声道着歉。祁同伟笑了笑,如沐春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的,别多想了,以前的事情我会慢慢讲给你听。”

赵东来外伤养的差不多了,祁同伟就把他接回了家,两人同居的时候一直都是住在祁同伟家里的,赵东来只有偶尔才回自己家打扫一下。
熟悉的环境却让赵东来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很拘谨的在家里坐立不安。祁同伟耐心的带着他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转悠,告诉他哪个是主卧,哪个是客房,还给他讲了之前自己偷喝了酒被他一顿臭骂,还被赶到客房睡觉的故事,祁同伟学赵东来发火的样子学的的惟妙惟肖,逗得赵东来嘴角终于微微有了些上扬,之前一直紧绷的身子,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环境熟悉的差不多了,他就被祁同伟温柔又不容抗拒的推进了卧室,盯着他换了衣服,躺在了床上。“你伤还没有好利索了,你就先好好躺着,有事情喊我就好了。”


祁同伟照顾赵东来照顾的真的很好,无微不至,一日三餐都吹凉了送到他跟前,没事干的时候,两个人就坐在阳台上,祁同伟讲着以前的故事,赵东来也不说话,就是专心的听着,努力着去捕捉一些回忆,哪怕那都是徒劳。每当他懊恼的摇着头,祁同伟都会笑嘻嘻的跟他说没关系,想不起来也没事的。

祁同伟照顾的越细致,赵东来就觉得越难受。他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他感受得到祁同伟一直在照顾着他的内心,但是,他真的做不到这样坦然的接受祁同伟对他的这样无微不至的好,尤其是在自己外伤除了骨折基本都痊愈的时候的时候。

祁同伟端着粥走进了卧室。赵东来忍不住开口,“同伟,我可以自己来的。饭你不用给我端进来。我可以出去和你一起吃。”
“没事啊,客厅和卧室又没几步远,没关系的,你伤还没好利索,应该多休息休息。”
赵东来背着身子,双手猛地拍了下桌子,伤筋动骨100天,骨折的手臂还没好,却被他毫不在意的就那么甩到了桌子上。祁同伟皱了下眉头,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突然这么大的反应。“诶,赵东来,手上还有伤呢,怎么了这是,有什么事咱好好说。”

嘭的一声,又是一下。祁同伟清晰的看到赵东来的身子疼的抖了一下。
“你让我怎么好好说!每天你这也帮我,那也帮我!我是失忆了,不是老年痴呆!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瘫痪在床!!”每天祁同伟无微不至的照顾让赵东来害怕,他能感觉得到他和祁同伟关系不一般,但是那片记忆还是一片模糊,就像是,屋里的玻璃起了雾什么都看不到,他很努力的去擦,但是却徒劳的发现,那恼人的雾气在屋外边,他还到不了屋外,只是白痴一样的在屋里打着转。

刚吼完,一阵猛烈的疼痛冲上了脑门,随着脉搏的跳动痛的一跳一跳。就感觉脑袋要被疼爆炸了,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甚至还让他痛的有点恶心。他下意识的伸手按上了脑袋,骨折的手臂又受到了刺激,痛的赵东来下意识的小声抽了口气。右手也放了下来,换上了左手死死的按着自己的脑袋。由于他是背冲着祁同伟,两个人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屋外,所以端着粥的祁同伟并没有看到赵东来这异常的表现。只是奇怪,这人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抬脚就要走过去,刚移动步子。“你别过来!”赵东来喊着。“疯了吧你!这他妈可是我家!老子爱去哪去哪!” 赵东来头痛的更厉害了,眼前的事物也模糊了起来,他攥紧了拳头,深吸了口气:“祁同伟,我不是你养的宠物,我四肢健全,不需要你每天像伺候孕妇一样的伺候我!我他妈是个男人!!!”

祁同伟看着他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多日来强撑着的乐观突然就崩塌了,当年那么相爱的人,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把粥猛地摔在了桌子上,“赵东来!你他妈有完没完了!你以为我稀罕照顾你! 我家就这样能呆就呆,不能呆就滚!你自己愿意怎样怎样! 不是喜欢逞强吗?出了门你找得到自己家在哪吗!”

话一出口,祁同伟就后悔了。他看着赵东来的身子猛地一僵,然后顿了顿慢慢的转过了身子。祁同伟这才发现,赵东来脸色白的吓人,脸上冷汗涔涔。就要上去扶着他,却被他一挥胳膊甩开了。“我这就走。” 赵东来的整个身子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祁同伟想去拉住他,却被他推开。又一波疼痛袭来,受伤之后他的头还没有这么疼过,这次疼的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还在卧室里的祁同伟闭了闭眼,吸了口气准备冲出去拦住走到客厅的赵东来。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赵东来的脚步突然停了,然后整个人开始往地上栽下去,猛跑几步接住了他下滑的身子。这才发现,薄薄的家居服竟然都被他的冷汗浸透了,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身的汗,触手却一片冰凉。晕过去的赵东来却还是死死的皱着眉头,好像痛苦一点都没有减轻。祁同伟突然就慌了,但是他还是迅速冷静了下来。把赵东来放平在地板上,检查了下他的呼吸,抬高他的下颌,然后微微把他的头偏向一侧,防止他要是吐了什么东西再呛到气管里,窒息了可就麻烦了。

120来的时候,其实赵东来已经恢复了点意识,只是浑身无力的连坐都坐不起来。祁同伟握着他的手,他想挣开,却因为还没有散去的头痛而失了力气。祁同伟像是感觉到了他的动作,握的反而更紧了些。“东来,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是太着急了.....我跟你道歉.....”赵东来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又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他。


TBC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