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春暖花开(一发完)

ooc预警
私设两人已经在一起 没有罪恶


正文
那年冬天,是祁同伟最难熬的日子。
“子弹伤到了腰椎,以后能不能站起来...就看他的造化了。”医生的话还回荡在祁同伟耳边,隔着ICU 的玻璃,看着赵东来惨白着脸躺在病床上,氧气面罩盖住了大半张脸,大大的大方脸竟也突然显得那么的渺小。“傻瓜,白痴,没事干承什么能。”祁同伟对着玻璃自言自语,话音与泪珠一起落了下来。

三个星期后,赵东来转入了普通病房。祁同伟开心中又带着点小心翼翼,忙前忙后的给赵东来端茶倒水,伺候吃喝。赵东来的态度却让祁同伟有些捉摸不透,平时死皮赖脸,撩天撩地撩厅长的赵东来突然安静的像是陌生人。“祁厅长,我这小警察受了伤,就不用劳烦您来照顾我了吧...厅里多忙啊,您就别搁我这浪费时间了。”
“白痴。喝水吗?”祁同伟不理他,只当他是在开玩笑。转身拎着暖瓶出去了。赵东来看着床头的杯子叹了口气。当他醒来的时候,除了腰上叫嚣的疼痛,最让他担心的是,他发现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赵东来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害怕。他不甘心啊,这些天躺在床上,他想了自己很多种以后,坐在轮椅上,大小便失禁?与其这样连累别人,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看着床头的水杯,赵东来努力侧过身子,他还就不信了,伸出没有打着点滴的手去够,但是却怎么都够不着,赵东来一手撑着腰,猛地一翻身,水杯没够着,人却由于惯性滚到了地上,陶瓷做的水杯咕噜噜滚到地上摔碎了,像是在嘲笑他的无能。赵东来整个人以一种极其狼狈的姿势跌在地上,手上的针早就跑了,腰伤也叫嚣着疼痛,可他不管怎么努力,双腿却偏偏怎么都动不了。气急败坏加上几日来的郁闷突然间一股脑的涌了出来,自暴自弃的委屈战胜了理智,赵东来够到地上的杯子碎片举起来就往自己的腿上扎,鲜血带着热度涌出来,却没有一丝丝的疼痛。‘一下,两下,三下....’赵东来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在心里默默的数着。白色的瓷片被染成了血红色,数到第五下的时候,祁同伟提着暖瓶回来了。

他首先看到了地上蜿蜒的血迹,暖瓶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看着赵东来举着瓷片的手,祁同伟扑上去,抢下了他的凶器。看着祁同伟,赵东来开口了,声音不似往日的大大咧咧,却带上了一抹忧伤,“祁厅长,你别担心,不疼的,一点都不疼,现在呀,你开车从上面压过去,我都没感觉,我是不是,很厉害?。”由于失血,赵东来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的惨白。祁同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伸出胳膊搂住赵东来,一下一下拍着他的头,“东来,别怕。”四个字让赵东来强撑的脆弱一下子彻彻底底的暴露出来,他用带着血的双手颤颤巍巍的回抱住祁同伟,声音微弱低不可闻,可祁同伟还是听到了,“我不想拖累你啊...”。虽然不疼可失血让赵东来还是昏了过去,医生处理完伤口把人好好的安置在床上。看着赵东来的睡颜,祁同伟的眼圈渐渐红了,他何尝不懂赵东来的想法,故意远离自己,自暴自弃的伤害身子,为的是不要拖累自己,这个大傻瓜。

赵东来再醒来已经是半夜了,失血让他渴的厉害,却又不想打扰祁同伟休息,睁着眼睛,默默忍着,反而越来越清醒。望着天花板,一声接一声的叹气。正想的出神,一支吸管递到了自己嘴边,赵东来吓一跳,转头就看着祁同伟带着笑意的眼神在黑暗中更加明亮,“知道你渴,慢点喝。”喝完了水,祁同伟把赵东来的床摇了起来,然后突然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东来,别再硬撑着了好吗?你不会拖累我,我也不会嫌弃你,不要因为这样就推开我好吗?我爱你就像是你爱我,不管你是坐着,躺着,健康的还是残疾的都一样,因为你是赵东来啊。” “....”赵东来没说话,眼眶却有点潮湿,“如果,躺在这里的是我,你会抛下我不管吗?”祁同伟温柔的开口。赵东来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当然不会”哑着嗓子回答。祁同伟抱着他更紧了些,“那我当然也不会。”说完还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赵东来终于伸手环住了祁同伟,身体却颤抖起来,祁同伟知道赵东来在哭。“没事,我知道你难受,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赵东来抱着祁同伟,终于哭出了声音。其实,深夜不只是适合多愁善感,还适合相互治愈。

第二天一大早,祁同伟就发现他的赵东来回来了,嬉皮笑来打情骂俏,搞得祁同伟一整天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腿上的伤口差不多愈合之后,复健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赵东来对于复健是相当的配合,却是却说什么都不让祁同伟陪着一起去,祁同伟每次在病房里等到天荒地老等回来的总是被在轮椅上推回来浑身湿透的赵东来。他隐隐知道些什么, 却又不愿意说破。他不愿意让自己看到他脆弱跌倒的却又无助的样子,那自己就不去看。祁同伟也受过伤,他知道复健的痛苦。所以,他每天默默的照顾赵东来,看着他努力复健,一天天慢慢恢复的样子很是欣慰。

赵东来渐渐可以在拐杖的支撑下站起来,腰部受伤的神经在针灸治疗和复健的刺激下似乎在慢慢的苏醒,然后可以慢慢的走动,只不过,只走几步就会累的满头大汗。转眼,春暖花开的季节到了,满目的嫩芽代替了冬日的萧索。赵东来的心情也一扫阴霾,“厅长,祁厅长... 我想...出去转转...”纠结在三,赵东来提出了受伤以来对祁同伟的第一个请求。

祁同伟很是开心,开口求人,表示赵东来心里是真的不再别扭了。初春的早晨还是有些凉的,祁同伟给赵东来裹上厚厚的大衣,推着他走了出去。医院后院里满是散步的病人,鸟语花香。祁同伟却没有久留,推着赵东来到了自己的车旁边。一把抱起瘦的快脱形的赵东来,“祁厅长!你这是干嘛啊?我腿不能动你也不能占我便宜不是?”赵东来嬉皮笑脸的调侃着。“厅长?你这可是绑架啊...不然?你亲我一口?我就原谅你了”赵东来凑到祁同伟耳边,悄声说着,祁同伟瞬间脸通红,赵东来近在咫尺的脸看得他心砰砰直跳。手一松,把赵东来扔在了车后座上,摔上了车门。

“摔死我了!厅长大人,把我摔坏了你可得负责啊,我现在可是大英雄。”赵东来龇牙咧嘴嚷嚷的声音,传到了正在放轮椅的祁同伟耳朵里。咧了咧嘴角,暗骂蠢猪。一上车,祁同伟就把出院手续甩给赵东来,“跟我回家”。又是四个字,击傻了赵东来。以前不管怎么死皮赖脸都不让自己进家门的祁同伟居然主动要带自己回家?哈哈哈哈哈。 “蠢货,嘴都咧到天上去了,能不能控制下表情!” “是是是,厅长说的是。”却还是止不住的嘴角上扬。祁同伟有点心疼,多久没看到过赵东来笑的这么开心了。

回到家里的生活变得单调起来,复健虽然辛苦,但赵东来总算是在慢慢的恢复。在第一次脱离拐杖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两个人抱头痛哭。“厅长,谢谢你… 谢谢你不嫌我累赘,对不起…对不起……”赵东来含含糊糊地说着,祁同伟却扑上来用唇堵住了他的嘴,一个绵长的吻代替一切话语。

赵东来受伤以来复健针灸加上心情一直不怎么好导致瘦的不行,祁同伟亲自下厨想把他养胖点。“东来!晚上想吃什么呀?”祁同伟冲赵东来喊着,半天没听到答应,一回头看到赵东来坐在沙发上眼神暧昧,走过去伸手敷上额头,“没发烧啊?你在这发什么神经。问你想吃什么!” “嘿嘿,厅长,想吃你。” “滚一边去”祁同伟扶额…还是受伤赵东来可爱一点。

虽然生活很操蛋,但有他在还是很幸福。祁同伟想着,系着围裙做饭去了。

有可能?还会有番外??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