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春暖花开 (番外二)

拔牙

赵东来的这次受伤,虽然难捱,但是却让赵东来祁同伟两人的生活风花雪月甜蜜升级。赵东来别扭起来虽然气人但也可爱,祁同伟猛然发觉他越来越喜欢这个人了。

由于夏季天气闷热偏偏屋子里空调冷气充足,冷热交替,让祁厅长染上了重感冒。每天鼻涕眼泪加咳嗽,可把赵东来心疼坏了。看着咳嗽的直不起腰来的祁同伟,赵东来真担心他那脆弱的肺。止咳糖浆,感冒药按时盯着,灌得祁同伟天天昏昏欲睡。“东来.... 我他妈真想割了我的鼻子,睡个觉憋死我了”。 一句本来恶狠狠的话让重感冒的祁同伟带着浓浓鼻音说出来有点意外的可爱。刚睡醒的祁同伟声音有点沙哑,嗓子已经不怎么痛了,除了鼻塞和咳嗽,有点庆幸感冒总算是快要好起来了。

然而,晚上吃饭的时候,祁同伟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看着赵东来,盯得赵东来浑身发毛。“怎么了这是?”赵东来也放下了筷子。
“东来,我牙疼”祁同伟眉头拧在一起,好像快要哭出来。
“噗”赵东来反而笑起来。“嗨,我当什么事呢,堂堂祁厅长竟然长蛀牙?”
“不是蛀牙... 凭我感觉是智齿发炎。好多年没犯过了,不对应该说我好多年没这么感冒过了,以前一感冒,这智齿总是发炎,疼死。”祁同伟有点郁闷,晚饭都没怎么吃。
第二天更加严重,在赵东来的坚持下,祁同伟总算配合的张开了嘴。无奈智齿位置太深,黑乎乎看不见,于是在这天早上,祁厅长家里就出现了局长举着手机开着手电筒两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互相张望的奇景。

“不对呀祁厅长,你这智齿咋只有半颗呢?还肿的都快看不见了。”
“我也奇怪啊,他都停止生长好多年了,话说这几年我一直等着它继续生长,结果它还就真没动过了。”祁同伟吸溜着口水含含糊糊的说着。
“不行,明天去医院看看。”赵东来坚持说,他知道祁同伟不喜欢去医院,但是没办法,这牙疼真的挺要命的。

“你这智齿是横长,专业称之为阻生齿,一遇感冒发烧上火或其他感染症状就容易发炎,同时由于阻生齿顶着第七齿时间长了也会损坏第七齿,所以建议拔掉。我先开点消炎药,等肿消下去,感冒好彻底了,才可以做拔牙手术。”
“谢谢医生。”赵东来说道。领完药,带着祁同伟回家。赵东来腰不好,所以祁同伟也不让他开车。赵东来坐在车上,明显感觉到身边人的心不在焉。他也不说话,默默等着祁同伟开口。

“东来,我乖乖吃药,咱不拔牙好不?”祁同伟在等第三个红灯的时候,终于开口。
“不好。必须拔。医生说的你又不是没听见 。”赵东来态度很坚决。
祁同伟欲哭无泪。两星期里,祁同伟一哭二闹三上吊,撒泼打诨,撒娇色诱都用上了,赵东来就是不松口。无奈,祁同伟只得跟着他乖乖的去拔牙了。和医生预约了上午,起了床,祁同伟连早饭都没有好好吃,心情抑郁也不搭理赵东来。“乖,多吃点。拔了牙肯定特别疼,你现在不吃,中午怎么办啊。”赵东来知道祁同伟害怕,但也真的担心。
“知道特别疼你还让我去!”祁同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手上却乖乖的拿起勺子继续喝起粥来。
“长痛不如短痛,我可舍不得看你以后天天牙疼啊。话说你这堂堂公安厅厅长,居然害怕拔牙?”
“闭嘴!再多嘴我不去了。”

说到底祁同伟也还是没吃多少,去了医院,拍片子,看片子,找了最权威的医生来给他做拔牙手术。看着祁同伟紧张的有点发白的脸,赵东来心疼死了。“同伟,别怕啊,我就在外边。”赵东来悄声说。

祁同伟于是经历了自己人生中最漫长的四十分钟,为了保证术后的愈合,尽量减少创伤面,于是需要把智齿用医用涡轮锯成两截。三针麻药下去祁同伟却还是疼的龇牙咧嘴,听着由于骨传导而更加响亮的电锯声音,祁同伟紧张的要死,再加上疼痛,狠狠的掐着自己的手臂,却由于面子也不敢喊出声来。要知道,祁同伟对于疼痛是十分的敏感,怕疼这件事整个汉东也只有赵东来知道。正是由于这一点赵东来在外边才更加担心。终于,感觉自己口腔里牙肉突然一松伴随着更猛烈的疼痛,终于结束了。摘掉盖在脸上的手术巾,祁同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咬着棉花走出去看着赵东来在门外踱步,突然就很安心,然后腿一软竟然昏了过去。

再说赵东来,看着祁同伟终于出来,刚松一口气就看着来人惨白着脸微笑着突然就倒了下去。冲上去抱住祁同伟软下去的身子,腿上吃不住也摔了下去,却护着祁同伟让他一点都没摔着。

与其说祁同伟是被疼醒的,不如说是被冰醒的。一睁眼就看到赵东来坐在床边,手上拿着冰袋敷在自己刚拔完牙的右脸上。“醒了?头还晕不晕?冰袋是医生给的,你晕倒是因为低血糖加上太紧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你这一晕过去,压迫止血也做不好了,医生说冰敷利于止血,但是你脸还是肿了,对不起啊,逼你来拔牙,还害你晕倒,哦对了,医生嘱咐过了,这几天嘴里呀有血腥味是正常现象,千万别吐出来,不然止不了血,有唾沫一定要咽下去,这24小时不能漱口,三天不能刷牙,但是先说好了,不管多疼,回去也得吃饭.....哦对,等麻药过了可以吃个冰淇淋,对伤口好。”赵东来这个大糙汉子絮絮叨叨的说着祁同伟却感动的快要哭出来。牙疼的脆弱和赵东来在身边的安心也就让他真的这么做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吓得赵东来胡乱的抹着他的眼泪,另一只手还得扶着冰袋。“诶诶,别哭啊,你....你怎么还哭了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认错好不。” “白痴。不怪你。”祁同伟由于剧痛嘴也不敢张太大,含含糊糊的说着。

回去的路上,由于祁同伟身体不太舒服,赵东来坚持由自己来开车。祁同伟拗不过,也由他来了。一进家门,赵东来就推着祁同伟去床上睡觉。“我帮你请了三天假,趁着麻药劲还没过,你现在赶紧睡会儿,我去给你做点饭吃。” “唔... 你...”祁同伟捂着冰袋含含糊糊答应着。
“牙疼就别说话了。赶紧睡觉去。”

祁同伟迷迷糊糊的躺下,晕晕乎乎的感觉到伤口越来越疼,右边脸大了一大圈,肿的难受,偏偏口水越吞越多,听着赵东来的话乖乖咽着口水,每咽一下,都压着伤口疼的一哆嗦。听着赵东来轻手轻脚在厨房忙碌的声音再加上晕倒了已经睡了一会,祁同伟反而彻底的清醒过来。但也懒得动弹,躺床上胡思乱想再默默感受着牙越来越疼。意识又渐渐混沌起来,可疼痛却阻止了他进入睡眠状态,祁同伟有些烦躁,干脆一咕噜爬了起来。迷迷糊糊穿着拖鞋,捂着好像含了个鸡蛋的右脸走出了卧室。“疼死了... Sui不zao...”不敢张嘴让祁同伟说话都含含糊糊的。说着还用没有扶着冰袋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本来就因为在床上翻滚的像鸡窝的头现在更像了。真是可爱死了,赵东来想着。也伸出大手安抚性揉了揉祁同伟炸了毛的头发,“没关系,睡不着咱就不睡了。”温柔的开口,然后拉着祁同伟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来,调了部僵尸电影给他看着,“看点惊险的,分散下注意力。”祁同伟牙疼的越来越厉害也懒得理他,又疼的不想张嘴说话,只是指了指厨房,赵东来瞬间明白他的意思,“饭我已经盛出来了,给你做了点汤面,软和着好消化还好嚼,但是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吃太热乎的,所以先晾着。你好好休息,别操心了。”赵东来边说着别拿下了祁同伟手上快要化成水的冰袋,然后去冰箱里换了一个新的用毛巾仔细的包好,放到祁同伟脸上。“敷一会儿就拿下来,然后再敷不然皮肤受不了。你先看着,我下楼给你买点止疼药。别乱动,听话啊。”赵东来嘱咐着。 祁同伟乖乖的点点头,指了指赵东来的腿“小心”只蹦出了两个字。 “知道啦”

赵东来关门出去了,祁同伟看着电视上的我是传奇还是很烦躁,一人一狗打僵尸实在提不起他的兴趣。“我他妈也是传奇好吗…”忿忿地想着,胳膊夹着抱枕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捂着冰袋的祁同伟在心里默默的怼天怼地怼空气。牙疼的连骂人都不利索,祁同伟简直郁闷死了。

“同…” 伟字还没出口就看到了沙发上睡着了的祁同伟,赵东来轻手轻脚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家里空调开的冷气充足,赵东来拿了个毯子给祁同伟盖上,又轻轻的把电视关了。不忍心叫醒他难得的睡眠,去厨房拿着勺子一点一点把面条斩的碎碎的,这样祁同伟不用嚼生吞也可以吞下去了。斩完了一碗面,试了试温度凉的差不多了,再看看时间也快到了要吃药的时候了,赵东来端着碗走到客厅,在茶几上放下碗。搂过来迷迷糊糊的祁同伟,轻轻拍了拍,“同伟,起来了,吃完饭再睡,乖”
祁同伟动了动,脑袋在赵东来胸口蹭了蹭,牙上的剧痛忽的一下传来疼的祁同伟一激灵,人也清醒过来,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牙疼…不想吃…”

“不行啊… 消炎药和术后防感染的药都刺激胃,不吃点东西,待会儿再吐了可就麻烦了。”
祁同伟无奈,虽然想炸毛但觉得赵东来说的不无道理,拿起碗准备开吃。可是勺子太大,嘴巴又张不开,疼的祁同伟想把碗摔了。赵东来心疼,拿了个小勺子亲自喂祁大厅长吃饭。缓缓的送进祁同伟左边的口腔里,看着他一口一口咽下去,总算放了点心。吃完饭,拿来早就晾好的白开水,伺候祁厅长吃药。“伤口没愈合所以不能用吸管,你自己来小心点把药吃了。”祁同伟乖乖听话,虽然费劲但也总算吃了下去。

“东来,我右边嗓子眼好疼啊……针扎一样的疼……比牙都疼……”祁同伟快要哭出来。赵东来吓坏了,急急忙忙给医生打电话质问,“智齿离神经太近,嗓子眼的神经是连着的,今天拔牙毕竟牵动了神经,所以疼是正常现象的,您别太担心,把消炎药按时吃上,实在不行吃个止疼药,明天就不疼了。”医生耐心的解释着,赵东来这才松一口气。
可祁同伟疼的厉害,却还要不停的咽口水,没咽一下就觉得有刀子在割自己的嗓子眼,气的祁同伟拿起抱枕狠狠甩在赵东来身上。赵东来心疼,由他发着火气,然后把人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知道你疼的厉害,实在不行,咱们吃颗止疼药?”祁同伟把头靠在赵东来身上,却摆了摆手。赵东来知道他倔的厉害,所以也没有再坚持。牙疼加嗓子眼疼祁同伟也没有再睡过去。

转眼到了晚上,赵东来却变魔术般的拿出了一个椰子冻给祁同伟。炸毛的祁同伟很可爱,但也真的是暴力,所以得拿点好吃的哄哄他顺顺毛。果真看到椰子冻祁同伟眼睛都亮起来,肿的半边脸看起来却意外的更加可爱。赵东来一点一点把椰子冻碾碎,喂到了祁同伟的嘴里,祁同伟心情总算是好了点,但是疼痛却一点点都没有缓解。

关了灯躺在床上祁同伟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冲右边吧压的伤口疼,左边吧伤口坠着疼,平躺着也疼,在祁同伟不知道第几次翻身的时候。赵东来爬了起来,也不说话,穿着拖鞋吧哒吧哒走了出去,一会儿端来了一杯水和几颗药片,“把止疼药吃了!听话,偶尔吃一次没事的,这么受着也不是办法。”祁同伟不动。赵东来激他“你看啊,你明天不用上班,可是你这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多担心啊,所以你不睡我肯定也不睡,那我明天还要上班呢,是吧?” 果然,祁同伟乖乖的吃了下去。半个小时以后,身边终于传来祁同伟均匀的呼吸声。

第二天,祁同伟明显感觉自己好多了,开心的吃了早饭,目送赵东来去上班。可是下午,虽然嗓子眼不疼了,但是牙又开始叫嚣的疼痛。祁同伟在家里难受的坐立不安,一任性一个电话打给了赵东来“东来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疼死我了……”听着祁同伟含含糊糊软软糯糯的声音,看了看表下班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起身走了出去。回到家看着祁同伟委屈的表情,抱了抱他解释道“上午不疼是因为止疼药效还没过,哪能好那么快呢,24小时以后可以拿热毛巾敷敷了,看看你这脸痘肿成啥样子了。”

吃了饭吃了药,收拾了一下两人早早就钻了被窝,祁同伟还是疼的睡不着觉,这次自己乖乖的吞了止疼药。赵东来搂着他,他靠着东来厚实的胸膛很是安心。虽然牙疼,但是也觉得好幸福,祁同伟觉得自己八成是疯了。

一个星期后,祁厅长的牙总算好的差不多,虽然还有点肿但是起码可以见人了。恢复活力的祁大厅长第一件事就是追着赵东来让他买心心念念的椰子冻,赵东来欲哭无泪“祁厅长…合着我还不如一个椰子冻??”


—————————————————
昨天考科一过了,拔牙梗和喂饭梗一直比较喜欢,于是就写出来啦,希望大家喜欢!嘿嘿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