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塔塔

春暖花开(番外三)

恩...这个并不是带娃和领养梗.... 这两个梗突然想扯个长篇出来等我慢慢想想... 在此之前,应该会把那篇坑掉的祁同伟有了女儿填掉。好了言归正传,依旧是赵祁日常,应该算是甜的?希望大家满意,吼吼。

正文

祁同伟胃不好,赵东来知道;祁同伟嘴馋,赵东来不想知道也知道了。赵东来平时并不让祁同伟多吃凉的,辣的,等刺激胃的食物,除了牙疼的时候以利于伤口止血为由由着他吃了俩哈根达斯和若干个椰子冻。之后就加强了管制。祁同伟很生气,但也无法发作。由于感冒和拔牙连着来,吃了不少刺激胃的消炎药,抗感染的药,停药之后的祁同伟胃口迟迟提不起来,赵东来有些着急,天天给祁大厅长变着花样熬粥喝想把他的胃养回来,但却搞得祁同伟更加没有食欲。于是两个人展开了一场拉锯战,一个精心做粥,一个只喝两口。两人心里都憋着火气,却都没有发作。

打破这个奇怪的平衡局面还是在祁同伟连轴转三天之后完成任务回家。一进家门,赵东来就注意到祁同伟脸色不对,不是苍白,可以说是面如土色。凭他对祁同伟的了解,心下暗叫不好,心里的火气蹭蹭蹭的冒上来。“敢问祁大厅长闭关这三天吃了几顿饭啊?”赵东来阴阳怪气的开口。 祁同伟难受的厉害,好不容易撑着回家,听着赵东来讽刺的语气莫名的委屈加生气,“六顿。一顿没少。”没好气的回答。
“哦?那敢问祁大厅长都吃什么了?”听着祁同伟敷衍的语气赵东来更是生气。祁同伟却瞪了他一眼,没再搭话。自己走到厨房里倒了杯水,捧起杯子刚喝一口就急急忙忙的放下杯子冲进了卫生间。听得厨房里叮里咣啷的声音,再看着祁同伟急匆匆跑去厕所的身影,赵东来一脸懵逼.... “祁厅长这是尿急了?”话刚出口,赵东来就意识到情况不对,祁同伟干呕的声音从厕所里传来。赵东来也顾不得生气,也急匆匆的去了卫生间。看着祁同伟弓着身子吐得直不起腰来的样子,赵东来心疼加无奈。伸手扶住祁同伟,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直到吐到什么都吐不出来了,祁同伟才慢慢的直起身子,接过赵东来递来的水杯漱了漱口,又接过纸巾擦了擦由于呕吐溢出来的泪水,使劲推了一把赵东来想扶着自己的手,自己捂着胃走了出去。赵东来皱了皱眉头,没搭理祁同伟的小脾气,收拾完了卫生间才走出去。刚想端杯热水给人端进去,祁同伟已经自顾自的躺床上闭起了眼睛。赵东来没辙,纠结在三还是把人从床上拉起来,“喝点热水暖暖胃再睡,要是晚上饿了就说话。”赵东来声音还是温柔了下来。祁同伟却不知道还在气什么,喝完热水没说话就躺了下来。没过几分钟,祁同伟又蹭的一下坐起来,捂着嘴巴冲进了卫生间,刚喝下去的一杯水又一点不剩的都吐了个干干净净。赵东来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回想着刚才祁同伟的呕吐物里尽是没有消化完的米粒,气不打一处来。走到卫生间伺候着祁厅长吐完,刷了牙,直接把人拖回到床上,这回连水都不敢让人喝了,把胃空一空也好。也不敢喂人吃药,就现在这情况,吃下去药也得吐出来。

赵东来在祁同伟身边和衣躺下,侧过身子轻柔的一下一下揉着祁同伟的胃,祁同伟胃里空空的但却涨得难受,没说话在那里闭目养神。赵东来实在忍不住开始絮絮叨叨的数落,“胃不好还瞎吃,米饭不好消化你还吃?你说说你这何必呢,好好吃饭又不是为了我吃,看看这难受起来是你难受又不是我难受,这么大个人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赵东来越说越气,语气也有些生硬起来。祁同伟心里委屈,又吐的实在没力气跟赵东来吵架。索性一翻身推开赵东来抱着被子自己躺沙发上睡去了。赵东来气的追在后面接着数落,“嘿,这么大个人,咋说两句还跑了,你还觉得你自己有理了不是?”
“你有病吧!有完没完啊!我睡觉了,懒得跟你多说。”祁同伟实在忍不住开口。
“睡觉滚床上睡去!自己不舒服还瞎折腾,这沙发这么软你怎么睡。”赵东来火气越来越大。
“盖着被子躺下睡,不然怎么睡,你烦不烦。”祁同伟也不甘示弱。
最后祁同伟还是被赵东来强行抱上了床,但是却死活不让赵东来和他一起睡觉,两人之间爆发了在一起一来第一次最为严重的争吵。赵东来拗不过,甩了个热水袋在床上转身摔门出去了。祁同伟难受的厉害,又和赵东来折腾了半天,没力气再管赵东来,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赵东来一个人在客厅沙发上坐着兀自生着闷气,气祁同伟不会照顾自己,也气自己没有照顾好祁同伟,自己这次受伤这么严重,以后指不定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到时候严重了,就祁同伟这样子他怎么放心祁同伟一个人。同时也后悔刚才凶祁同伟,明明看他脸都白了,还数落,可他也真是气啊,让他长点记性也好。胡思乱想着赵东来也歪在沙发上睡着了。赵东来是被卫生间里的动静吵醒的,一看表半夜四点钟,赵东来皱了皱眉头,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腰走去了厕所。祁同伟弯着腰干呕着,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却还是干呕着直不起腰来。酸酸的胃液扎的祁同伟嗓子眼生疼。赵东来叹了口气,认输般的扶起祁同伟,“胃痛吗?”语气温柔下来,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祁同伟轻轻摇了摇头。“那还好,但你这一直吐也不是办法啊... 能不能忍一下我们先吃点东西?”赵东来担心祁同伟吐成肠胃炎别再发起烧来,边说着边伸手去摸祁同伟的额头,还好,温度正常。祁同伟还有些别扭的躲开赵东来的手,嘴上却哑着嗓子回答着“好”。赵东来也没再发火,让祁同伟去休息一下,祁同伟也睡不着,干脆坐在沙发上看着赵东来做饭。

熬好了白粥给祁同伟端过来,祁同伟虽然没有胃口,可是胃空着也难受,赵东来看着祁同伟一勺一勺的喝下去,刚喝完,准备去洗碗,祁同伟却一弯腰吐了一地,这次连厕所都来不及跑。“不行,你这么吐下去怎么行,走,换衣服去医院。”赵东来说着就要起身,却被祁同伟拉住,“不去医院,睡一觉就好了。”赵东来叹了口气,“那行吧,明早要是还难受可必须去医院啊。”祁同伟点了点头,自己往卧室走去,赵东来想跟去,却还是被祁同伟赶了出来。“厅长,咱别闹了!有什么账等你好了再算行不行?”赵东来扶额。祁同伟却还是死活不让他进来。为了保证祁同伟的休息,赵东来也就没再坚持。默默靠在沙发上准备睡觉,无奈沙发太软,睡得腰酸背痛,再加上夏天天气闷热的厉害,祁同伟胃难受,赵东来也不敢开空调,心里烦闷索性躺在地板上睡了过去。

一大早祁同伟醒过来,感觉恶心反胃的感觉似乎消失了,但是胃还是涨涨的不舒服。习惯性的摸了摸床边却发现是空的,才反应过来昨晚赵东来被自己赶出去睡了沙发。清醒过来的祁同伟恨不得甩自己两耳光,昨晚吐得精疲力尽再加上生气竟忘了赵东来腰伤这回事,还被自己赶出去睡了软的可怕的沙发.... 祁同伟蹭的一下翻起来,一打开房门就看见躺在客厅地板上的赵东来,吓得祁同伟简直灵魂出窍。三步并作两步扑过去晃了两下赵东来发现没什么反应,又颤抖着手去探他的鼻息。赵东来感觉到动静,皱了皱眉才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就看见红着眼睛的祁同伟,“吓死我了,祁厅长大早上你这是干嘛啊?”
“你才吓死我了好嘛,好好的干嘛躺地板上,我还以为...还以为你...你....”祁同伟结结巴巴的说不下去了,眼睛越来越红。
赵东来反应过来,有点想笑,看着祁同伟的样子又有点心疼。想要起身帮他抹去眼泪,却发现起不来了。皱了皱眉,“同伟,同伟,别哭啊。沙发太软了,地板上睡得舒服点。那个你...能不能扶我起来,我好像动不了了。”祁同伟也吓一跳,也更加自责,小心翼翼的扶赵东来坐起来,缓了缓赵东来借着祁同伟的力气勉强的站了起来,腰疼的厉害,刚走两步又咚的一声跪坐在了地上。祁同伟赶紧扶着他,自责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东来....对不起....对不起....我... 对不起.....”嘴里着急的道着歉。赵东来却笑了,摸了下祁同伟的头,“终于不生气了?我也该道歉,昨晚上太着急了”目光扫到自己的腿上,赵东来又开口,“我也是没办法,看你那么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我真的担心啊,你昨天晚上吐成那个样子,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疼,我这身子不如以前了,也不知道能再照顾你多久,万一以后要是.....”话没说完,就被祁同伟捂住了嘴,“闭嘴别瞎说。说好了照顾我一辈子,你可别想跑。” “好好好,不跑不跑。你胃好点了吗?我这样子也没办法给你热饭了。你自己熬点白粥喝要是难受就来叫我。” 祁同伟乖乖答应,给赵东来腰上敷了块热毛巾就去了厨房。

热好了粥,给赵东来也端过来一碗,两个人在卧室里慢慢的喝完了粥。看着祁同伟放下碗,赵东来还是有点担心,“怎么样?你好点了吗?还反胃不?” “好多了,你好点了没?” “我也好多了。”赵东来话音刚落,就看着祁同伟又捂住了嘴巴。腾地一下起身去卫生间又吐了个干干净净,赵东来着急,急急忙忙坐起来晃晃悠悠的去了卫生间,腰被热毛巾敷了半天是真的好多了,可祁同伟却还是不见好转。着急的给他递水杯漱口,拍着他的后背有些哀求的说道:“祁厅长,求求你了,别再吐了,可以稍微忍一下吗?这么吐下去嗓子也受不了啊。”祁同伟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带血丝的痰,不出赵东来所料,嗓子果然被卡破了。摸了摸祁同伟的额头,体温渐渐有了上升的趋势。“厅长,听话,跟我去医院。你看你这吃不进去东西,喝不进去水的,现在又有点发烧,别再脱了水。”赵东来边说边把人拖进卧室换衣服。“你别担心我,我刚休息了一会儿已经没事了,你的问题比较严重。赶紧的,别耽误时间了。”赵东来又开口解释道。

“急性肠胃炎。听你说的情况,先给输点葡萄糖。”果然,赵东来冷笑一声。看着祁同伟输上液,看着人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赵东来才敢走开,给市局省厅打了电话交代了一下,又找医生咨询了点问题,才又回来。局长厅长就这请假频率,指不定哪天俩人都被炒鱿鱼了。赵东来无奈的想着。看着祁同伟苍白的脸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无奈。这账得等人好了之后好好算算。输了一天的液,祁同伟可算是有了点精神,晚上喝了点粥也没有吧再吐。赵东来觉得是时候摊开了揉碎了好好教育一下这个祁大厅长,“祁大厅长,嗓子疼不疼呀?能不能说话?”祁同伟暗叫不好,既然昨晚撒泼没有用,那只能卖萌了。抬起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赵东来,点了点头,却故意哑着嗓子说“疼,能。”赵东来吞了吞口水移开视线稳了稳心神才接着说,“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呀?敢问祁大厅长对此次事件有什么看法。”
“停停停!我错了我错了,赵局长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哪错了?”
“哪都错了....”可怜巴巴的祁同伟开口回答。
“哪都错了是哪错了?”赵东来不依不饶。
“以后一定按时吃饭,不舒服找局长;胃难受了不能瞎吃,不能偷吃冷饮,不能和局长怄气。不能把局长赶出门外。”
祁同伟认错太快,态度太好,让赵东来打好的腹稿一点没用上,反而没话说了,盯着大眼睛卖萌的祁同伟看了半天才说,“态度不错,下不为例,再让我逮到,我直接搬走。”
“别别别!赵局长啊.... 我是真不敢了。”
赵东来乐呵呵的笑着,服软的祁同伟除了他还有谁见过?
祁同伟也乐呵呵的笑着,有他在,真好。


发现每一篇都是病弱小甜饼…我的恶趣味来了挡不住啊……捂脸逃跑💨

评论(7)

热度(32)